« PREVIOUS VIEWING FRAME 9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比尔克瑙灭绝营
    辛格家族惨案

    本页以及后面的两封信证明了阿诺德•辛格的惨案,其兄沃尔特•辛格是卢考地区的德国犹太人,曾经逃到瑞典并尝试帮助阿诺德•辛格离开德国。沃尔特•辛格起初求助于柏林的一位律师维特•西蒙博士。他在1942年7月28日写道:"作为赫希菲尔德和什切青家族的一员,我向你求助,您是否可以担任愚兄阿诺德•辛格的代理律师,他现在仍在德国。一旦我收到首肯回复,将向您提供更为详细的情况。"7月30日,该信在斯德哥尔摩盖上邮戳,8月12日寄至柏林。信封上标有"收件人不明"和"退回发件人"的字样。背面还加上标签:"已发,地址不详。"在柏林,信件被检查员打开检查。而早在1938年9月纳粹当局就剥夺了所有犹太律师的资格。因此,这无疑是一种徒劳的尝试;西蒙博士极有可能在这之前就离开德国了。如果不是,他很可能在大屠杀中遇害。

    F9-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比尔克瑙灭绝营
    辛格家族惨案

    在这封日期为1943年3月19日的信中,斯德哥尔摩的瓦尔特给阿诺德写道:"十分不幸,在11月15日的信之后我再也没有收到你的任何信件。12月13日我又证实这点,然后12月19日再次写信给你,1月17日,2月6日……我前往你处的申请仍然在递交瑞典当局……请立即给我回信。"该信是以挂号方式寄出,要求反馈接收情况,3月20日在斯德哥尔摩盖销,那里同样需要一个绿色通行的标签。3月27日信件到达卢考后被发往奥斯维辛。3月30日寄达奥斯维辛,被标注"集中营拒收"和"退回发件人"字样。途中信件在柏林被拆开检查,检查员用化学药剂检查了信件和信封,核查是否包含有隐形墨水写的秘密信息。

    F9-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比尔克瑙灭绝营
    辛格家族惨案

    沃尔特•辛格给其兄阿诺德最后一封信的标注日期是1943年4月2日。他写道:"不幸的是,自收到你11月15日的亲切来信以来,再也没有得到你的任何消息,尽管我给你写了若干封信。这让我感到很不安。今天,我写信给你是想告之你希望去瑞典的申请获得了批准。3月24号由瑞典外交部传给我的信息如下:'皇家外交部办公室(负责护照发放)很荣幸通知你,瑞典皇家驻柏林大使馆已经收到书面指示,并以外交部的名义告知,阿诺德•辛格作为居住者进入瑞典的申请已没有任何障碍,准许其入境,有效期三个月。'当然,如果有必要,有效期可延长。"信是挂号寄出,要求有接收反馈信息,信于4月3号在斯德哥尔摩盖销。在斯德哥尔摩信封上还贴上了一绿色通行标签。4月10日该信在寄达卢考后就被立即送往奥斯威辛-比尔克瑙。4月12日,该信到达奥斯威辛-比尔克瑙集中营,但是上面被标注了"集中营拒收"和"退回发件人"的字样。信在寄送的路程中被柏林的邮件检查员拆开过,检查员用化学药剂检查了信件和信封,核查是否包含有隐形墨水写的秘密文字信息。

    F9-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吉普赛人的大屠杀
    纳粹对罗姆、信德和叶尼西民族的种族灭绝

    与居住在欧洲的罗姆、信德和叶尼西等迁徙民族相关的纳粹文件的内容有时很不连续而且互相矛盾,但是有一点是确切无疑的:纳粹对吉普赛人的采取的手段十分残忍和凶残。吉普赛人一直被认为是低等种族的人群并且被加上"离群索居分子"和"好逸恶劳分子"的标签。对吉普赛人进行镇压和限制的任务交给了刑事警察署。1938年的12月8日,海因里希•希姆莱发布了一份"与吉普赛人这群祸害进行斗争"的法令,这项法令要求对吉普赛人进行甄别并且登记,强迫安置他们,"把吉普赛人从德意志民族中分离出去,以防种族混杂",以及其他的一些限制。成千上万的吉普赛人被送往了集中营,其他的人被强行做了绝育手术。

    专门用来关押吉普赛人的集中营设在奥地利。拉肯巴赫集中营在1940年11月23日开始使用,1945年3月该集中营解放时仍然关押有犯人。

    1943年9月6日,免费寄送的官方邮件,从关押吉普赛人的拉肯巴赫集中营中的刑警部门发往维也纳的军事登记办公室。

    随着战争的爆发,纳粹对吉普赛民族采取的政策越发激进。成千上万的吉普赛人被送往波兰的贫民区和集中营。在东部前线的特别行动队残忍地杀害了成千上万的吉普赛人。1943年3月吉普赛集中营在奥斯威辛-比尔克瑙建立。吉普赛人在奥斯威辛和纳茨维勒-斯特鲁托夫集中营中遭受医学实验,很多人被用毒气杀死于这些纳粹的种族灭绝的集中营。虽然缺乏准确的统计数据,但是据历史学家估计,战前生活在欧洲的吉普赛人大概为100万,被纳粹德国及其帮凶杀害的达22万。

    F9-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营救大屠杀中的犹太人
    亚伯拉罕•希尔伯施艾因医生和萨里•迈耶

    1939年9月,亚伯拉罕•希尔伯施艾因医生在瑞士的日内瓦建立了战时犹太救援委员会。其工作很快就超出了救济的范畴,他努力帮助犹太人从纳粹辖区迁出,同时最大程度向世界揭露大屠杀的行径。作为瑞士犹太社团联合会的首领,萨里•迈耶帮助犹太难民逃离德国和其他纳粹所占国家。他还担任美国犹太联合委员会欧洲分会的代表。1942年,他凭借从美国非法带来的金钱贿赂了纳粹政府,于是驱逐斯洛伐克犹太人的行动得以中止。1944年他与纳粹协商,安排用交付整批拖拉机的方式交换海因里希•希姆莱终止驱逐布达佩斯犹太人的承诺。在尽其所能积极营救犹太人的过程中,两人都与其他犹太领袖发生了冲突。

    波兰一犹太人给日内瓦的救援委员会信件的回执,日期为1941年10月27日。明信片在法兰克福遭审查,上面记录着收到救济食物。

    1944年8月25日来自塞尔迪•布鲁姆的明信片,是一位居住在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的犹太女子写给萨里•迈耶的。贝尔根-贝尔森是等待移民准许德国犹太人的扣留中心。

    F9-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纽约中央火车站,252号邮箱

    德国国防事务委员会一则发布于1940年4月2日的指令规定:"禁止一切与敌国的直接或间接通讯服务。间接通讯服务指旨在传递至敌国的与非敌国的通讯传送,"违者"在尚无其他规定一致更为严厉惩罚的情况下,将有牢狱之灾,轻则逮捕或罚款。特殊情况,可以叛国罪处以死刑。"尽管可能遭受严厉的处罚,犹太组织,救援机构和非法抵抗组织依然冒着危险,在非战国设立秘密地址,通过秘密地址他们可以和在敌国的家族成员、朋友、同伴和同事秘密通讯联系。

    这是一封于1941年10月18日在柏林盖销的航空信,在德国法兰克福被打开审查,又在加拿大的渥太华被难民营的行政官员再次审查,然后由加拿大红十字会投寄至纽约(当时,美国尚未加入反对轴心国的战争),按照德国犹太人寄往在加拿大收容所亲戚的邮路方式发送。寄件人将其名字以"阿道夫•以色列•沃尔夫"写在信封盖口上。不过,信实际上是一个女子(可能是他妻子或者女儿)从邮局寄出的。当察觉寄件人是女人之后,男子的名字被划掉,由女子的名字"玛格丽塔•撒拉"•沃尔夫替代。

    F9-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洛桑海伦娜•吕卜克

    海伦娜•吕卜克曾经是伊格纳西•帕德雷夫斯基的秘书,后者是波兰的政要,同时也是世界著名音乐家,二战期间死于流放。海伦娜•吕卜克用自己的钱在瑞士的洛桑开设了若干秘密地址,供来自波兰纳粹占领区的人们(包括战犯和战俘)和逃往盟国的波兰人联络之用。

    1943年5月25日,从海伦娜•吕卜克在洛桑的某个秘密地址寄往弗里堡瑞士军方收容所的免费邮件,收件人是一位被拘留的波兰官员。信被收容服务审查机构的检查员用印有三种语言的封纸封口。1941年7月29日,经审查过的信件从波兰的克拉科夫寄往海伦娜•吕卜克在洛桑的另一个秘密地址。手戳上的文字"从柜台寄出"(Eingeliefrt am Schalter)意味着寄件人遵守了国际信件的邮政规则。手戳框内的"V"字的意思是"德国全线胜利!"

    F9-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里斯本,506号邮箱

    很有可能在整个二战期间秘密地址中隐秘程度最小就是葡萄牙里斯本的邮政信箱506号,它由伦敦的汤姆斯•库克父子旅行有限公司经手。1940年7月在英国打出的广告称该公司提供在比利时、捷克斯洛伐克、但泽、丹麦、法属德占区、德国、荷兰、意大利和其殖民地、卢森堡、挪威、波兰德占区以及海峡群岛的信件服务。随后这份清单又扩增了保加利亚、爱沙尼亚、芬兰、希腊、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罗马尼亚和南斯拉夫。库克公司为此项业务募集了一些资金,经由这个系统的双向邮件处理都由英国的审查机构负责,在某些情况下,信件不经轴心国的邮政局和检查员之手。

    这是一封1942年5月27日从法国维希寄往里斯本506号信箱的信件,当天在英国伦敦被检查,盖上了寄达的邮戳。另外一封是1942年8月8日从意大利的苏诺寄往里斯本506号邮箱的信件,在意大利米兰和英国伦敦被审查,汤姆斯•库克父子有限公司以葡萄牙的地址将信件再次发送出去。

    面值两个半便士的英国邮票上有汤姆斯•库克公司的通信系统的盖销机打出缩写符号。

    F9-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里斯本 亚历山大•艾尔库拉诺鲁阿大街41号

    葡萄牙里斯本亚历山大•艾尔库拉诺鲁阿大街41号是设在伦敦的波兰红十字会的秘密地址。

    这封1943年12月2日从华沙寄到秘密地址亚历山大•艾尔库拉诺鲁阿大街41号的信封在慕尼黑受到德国检查员的细查。检查员希望在放行前分析是否有用隐形墨水书写的秘密信息。里斯本转递邮戳的日期是12月14日。当信件寄达伦敦时,四种不同的标识——记录下了该信经过了红十字会、邮政部门、军方人事的家庭部门、以及空军监察的社会福利部门——表明在信件最终投递至波兰海军总部前受到的一系列检查。这表明,尽管有纳粹的严格检查,但是秘密信息还是顺利逃过检查寄达目的地。

    F9-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里斯本 拉提诺柯艾略大街57号

    这一秘密地址没有任何文献记载,是1998年由一位本展览的参观者发现的。它由瑞士洛桑的阿弗雷德•施瓦克鲍姆设立,此人公开提供犹太救援服务,在洛桑接收了寄自德占波兰地区犹太人数以百计的信函。一封1942年1月10日从华沙隔都寄给洛桑施瓦克鲍姆的明信片在此次展览中被放在华沙犹太隔都的版面上。施瓦克鲍姆的那一工作并不需要任何里斯本的地址,然而,他同时积极支持波兰的犹太地下武装组织,为此,秘密通讯十分必要。

    这是一枚1942年1月3日在华沙盖销、面值30格罗申(波兰货币单位)的明信片,在慕尼黑受到检查。明信片寄自华沙犹太隔都(小小方框手戳"华沙犹太委员会"提供了这一信息),表面上是向坐落在葡萄牙里斯本拉提诺柯艾略大街57号的卡嘉特斯公司致谢,感谢寄来的咖啡一袋,由五位数字表示(很可能是寄件人和施瓦克鲍姆知道的暗号)。这张明信片在1月10日到达里斯本之后,便被寄往洛桑的施瓦克鲍姆(信件边缘有红色检阅戳)。

    F9-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秘密地址
    里斯本 大帕尔马街224号

    于2003年参观者发现的这个秘密地址没有任何文献记载。联系邮件或被投递至国际犹太救援机构一办事处,其总部在纽约和伦敦,或被投递至瑞士的一办公机构。

    这是一封1941年4月3日从路托梅尔斯克(波兰罗兹省的郊外)的犹太委员会寄出的信件在慕尼黑被拆封检查。信件背面的邮戳表明4月5日寄达里斯本。1939年,路托梅尔斯克的犹太人只有750人,因此该信几乎不为人知。

    F9-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线战场: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日

    就在苏联红军在东线挺进的同时,美国、英国和自由法国的武装力量在诺曼底滩头进行了史上最大的两栖登陆作战,从而开辟了一条从西线攻打德国的新战线。

    攻击于午夜过后开始。两个伞兵师的空降兵降落在德国防线的后方。破晓之前,美国第82空降师已经攻占了犹他滩头后方的关键地带。第505降落伞步兵团在凌晨1:30前占领了重要的交通枢纽——圣梅尔埃格利斯。

    海外现役军人寄回国的免费水路平信。

    士兵大卫•梅茨格尔在6月2日写给父母长达5页的私人信件中写道,他没有收到他们寄来的包裹,"我恐怕任何一只寄达都没有什么用了……如果我有不测,希望你们能帮我偿还我欠雷的30美金。"由于信实际上直到6月7日才寄出,故检察官放过了这一暗示即将发生的战斗的信件。根据官方记录,APO 469为陆军505师的军邮局信址。部队于6月6日已经从英国莱斯特调往法国圣梅尔埃格利斯,不过,看上去不像有人在战斗爆发的当天处理过这封信。

    F9-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纳粹溃退

    1943年2月德国军队在斯大林格勒惨遭失败之后,苏联红军继续保持攻势,迫使德国在整个东线战场后撤。胜利虽然还要再等两年,但是已经是确定无疑。许多波兰人,特别是在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撕毁后被苏联占领的波兰东部地区的居民,加入了受齐格蒙特•贝尔林将军指挥的波兰部队,和红军并肩作战。

    这是一封1944年2月23日由苏联士兵从战地寄出的免费明信片,上面写有"德国占领者去死"的爱国口号。在明信片顶端有2月29日寄达列宁格勒的邮戳以及经军事检查员查验过的标记。另一封是1945年6月11日由波兰士兵从战地寄出的免费明信片,上面盖有寄抵利沃夫的日期邮戳以及检察官查验过的标记。

    F9-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抗击纳粹的抵抗力量:波兰人民军

    人民自卫队地下武装于1942年由波兰工人党组建,并在1942年至1943年间开展了1700次抗击纳粹的军事行动。1944年1月,人民自卫队改编为人民军,吸收了所有共产主义抵抗组织和他们的支持者,外加犹太游击队。到夏天,人民军已有战士34000名,发动过多达1500余次的攻击行动。人民军曾向在华沙隔都起义的犹太战斗部队提供过武器弹药。1944年,该人民军与苏联境内的波兰军队合并,与苏联红军并肩作战。来自这支军队的人士组建了战后的波兰政府。

    这是1945年5月21日波兰士兵从战地寄往克拉科夫的信件。信件背面盖有紫红色的波兰语查验章。

    F9-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抗击纳粹的抵抗力量:波兰本土军

    1944年8月1日,地下波兰本土军与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联合,在华沙发动反抗纳粹占领的武装起义,在希望渺茫的情况下,坚持了长达两个月的战斗。起义期间,一套军民两用的邮政通讯服务系统建立了起来,要求发出的信件不超过25个词。审查机构由波兰本土军掌控。信件由青年男女通过下水道传递。1944年10月2日随着波兰本土军的投降,这一起义告终。

    这是一封经过查验标有"华沙战地邮政"的邮件,寄往地区失踪人员部门,询问失散亲人的信息。署名者为E. 柯罗兹克。

    F9-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1944年华沙起义
    德国国内的士气崩溃

    尽管纳粹在军事上打败了波兰本土军,聪明的德国人已经意识到这场战争必输无疑。苏联红军已挺进到维斯杜拉河,正在为了向柏林推进增强实力。

    战地的免费邮件

    一位在维也纳的妻子寄给华沙的德国占领军士兵的信本来能够在1944年7月30日到达目的地,但此时几乎全城都被波兰本土军所控制。她写道,"我极度担心你……我跟梅德瑞德夫人谈论此事,她认为你永远也无法离开那里。一想到华沙和棱堡很有可能发生巷战,我就快要急疯了。我总是想到作战部队将要撤退,而你继续战斗……亲爱的,尽可能早的离开那……我们的运气会再有的:为我做靴子的鞋匠被征召入伍了,但他仍然可以在晚上工作。"信封上标注着:"退回,此时无法投递。"

    F9-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