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8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巴巴罗萨行动:对苏战争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很快就占领了北部的波罗的海各国、中部的白俄罗斯、南部的乌克兰,并向俄国纵深推进,但最终在列宁格勒、莫斯科、斯大林格勒前放慢了脚步。二战最惨烈的时期开始了。战争结束前,在苏联大地上有2000多万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随着德军的向前推进,有4支纳粹党卫军特别行动队(流动屠杀分队)活动在从波罗的海到黑海一线地带,在已攻下的城镇和乡村里袭击和屠杀"不适宜者"(主要是犹太人和共产党人,也包括吉普赛人)。男人,女人和孩子被运至森林或山谷中,在那里,所有人被扒光衣服、遭到扫射和掩埋。1941年9月,最臭名昭著的屠杀发生在乌克兰基辅附近的巴比亚娘子谷。纳粹总共杀害了34000犹太人。德军当着大批公众的面,对游击队员和反抗纳粹的抵抗者实行绞刑,以威慑平民,使其安分地臣服于他们。就这样开启了前所未有纳粹屠犹的恐怖行径。

    这张明信片上的照片记录了发生在不明地点和时间的纳粹暴行,该明信片没有寄出,也许是不允许邮寄。

    面值3芬尼的邮票是用来支付印刷品的费率。

    这张3芬尼的德国邮票于1941年6月22日被苏联伯比克里邮戳盖销。伯比克里位于比亚利斯托克区,仅在1939年10月分割波兰后的18个月中作为苏联的一部分,战后又归还给了波兰,所以该盖销邮戳十分不同寻常,尽管它并不是在东线战事爆发的第一天使用的。

    F8-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征服与吞并乌克兰

    德国将乌克兰西部并入波兰的傀儡政府掌控的总督辖区,对乌克兰其余的领土则以军事占领的形式控制。

    这枚印有照片的明信片上12格罗申(波兰辅币名)的邮票于1943年7月1日在总督辖区的利沃夫盖销。日期为1942年7月3日的是从乌克兰寄往维也纳的挂号信,因为被占领国须经由德国的官方邮局寄送。

    注意这枚混合邮资已付戳,没有按常规加盖德国的邮戳,而是加盖东方省邮戳(东方省是用在德国所征服的波罗的海国家的名称)和乌克兰邮戳。所有这些邮戳在那都可充作有效邮资,尽管当地民用邮局只卖加盖乌克兰印戳的信封。

    F8-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波罗的海国家的占领

    1941年夏,德军横扫并征服了曾在1940年被苏联吞并的波罗的海诸国。纳粹首先推出反俄的文化和民族标记,作为抵制苏联影响的一种手段。

    从这封信可以看到1941年6月和7月苏联发行的统一邮件是加盖立陶宛和立陶宛维尔纽斯地区的印戳。战前独立的拉脱维亚的邮票邮资仍然有效,1941年7月1日起LATVIJA印戳被加盖在了苏联邮票上,表明拉脱维亚在7月1日这天摆脱了苏联的占领。从1941年8月19日的国内信封上看出这两种做法。爱沙尼亚的捐赠邮票上画了具有民族意义的历史遗迹,捐赠邮票面值的一半用于重建遭受战争创伤的国家。这封信上的邮戳日期是1941年10月4日,地址是爱沙尼亚塔林市,但是其街区用的是德语街名瑞瓦。

    这里的三种邮票:立陶宛维尔纽斯地区15戈比(俄罗斯等国的辅币)的临时邮票;战前5戈比邮票与10戈比拉脱维亚占领时的临时邮票的混合票;30+30戈比的爱沙尼亚的半份邮票,都是用来支付相关国的印刷品邮费。

    F8-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波罗的海各国和白俄罗斯的占领

    1941年11月4日加盖东方省邮戳的德国邮票开始在德占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白俄罗斯的民用邮局发售。1943年9月23日,从白俄罗斯的明斯克到波兰华沙的信是通过官方邮政系统寄送的。日期为1943年4月24日的小号信封是拉脱维亚马萨拉卡的本阜信。1942年4月10日的邮品是从立陶宛帕尼穆寄往立陶宛约尼斯科邮包的运货单。

    除了官方邮件没有优惠这一点外,东方省的邮政费率和德国的邮政费率相同。这张12芬尼的邮票反映了普通外阜邮件的费用,这张6分的邮票则符合本阜信的费率,包裹的邮费则是根据重量来算(前后都有邮票并盖了清楚的邮戳)。

    F8-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苏联的占领
    普斯科夫(普莱斯考)地方邮局

    纳粹占领军禁止在其征服的苏联地区通过邮政、电话、电报形式进行的一切民间交流,只有一个城市例外,就是普斯科夫(更名为普莱斯考),它位于靠近爱沙尼亚的东部边境上,在1941年7月落入德国之手。当地邮局在8月7日开始办理业务,在收集信箱中邮件上的邮票时,邮局采纳了加盖普莱斯考字样并且附有蓝色或红色斜线的粗糙的手工临时邮票。未出售的少量苏联邮票,有邮戳的信封和明信片都打上了相似的印记。第二张临时邮票出现在8月9日,在德国邮票上加盖了一个边框,苏联邮票也跟着加一个同样的邮戳。在这个过程中也有常规发行,当地邮局在1942年4月30日关门。

    上图:是一个盖了苏联邮戳的信封,并加盖了临时的红色PLESKAU印戳,这封邮件是德国入侵者攻占该城市之前一个红军战士寄往一个平民地址的邮件,该邮件在占领邮局开业的第二天,即1941年8月7日被收走并盖销Pskov。下图:一封本地信件上有一分的德国邮票,60戈比苏联邮票的信封,还加盖了20戈比的临时印戳,该信件在1941年8月14日盖销Pskov。

    8月8日的信封是普斯科夫发行的临时占领信封中罕见的一种,它由赫尔曼•舒尔茨医生和汉斯•齐瑞尔签名,并有一个2002沃尔特•奇拉斯的照片证书。8月14日的信封用的是第二次发行的临时样式,有一个2000杰哈德•克里许科的照片证书,这张一芬尼的德国邮票上加盖了黑色带框普莱斯考20戈比的临时印戳,这一做法在信封上是十分罕见的。

    F8-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苏联的占领
    普斯科夫(普莱斯考)地方邮局

    第一种普斯科夫本地常规邮品于1941年10月18日开始发行。到1942年3月中旬,出现了显示不同日期的其他印刷邮品。大部分统一印制明信片的用途是征召当地居民前往普莱斯考劳动办公室。响应者中的大多数成为了奴工被运送到德国工厂和劳动营。普斯科夫地方邮政在1942年4月30日终结,由德国在波罗的海国家和白俄罗斯建立的东方省占领区邮政系统取代。

    这是一张 1942年4月14日普莱斯考劳动办公室发出的征召明信片,上面有一枚普斯科夫20戈比的地方邮票。1942年5月8日寄出的征召明信片上用的则是一枚6芬尼的德国东方省邮票。

    F8-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东方劳工的奴役劳动

    纳粹在1942年初就开始从其所占领的苏联领土上大规模征集奴工。到1942年夏,被征奴工总数已达100万,一年后达200万。劳工被送到德国工厂劳动,必须戴印有"OST"(东方)字样的袖章,成为犹太人以外唯一遭此种侮辱的群体。起初,他们没有寄邮件的权利,但从1942年11月25日起,每个奥斯塔贝特(字面意思是东方劳工)每月可以按德国国内的邮资给家里寄或接受两张明信片。明信片由劳动营长官和工厂管理者提供,由雇主收集起来统一邮寄(只能在邮局寄,而不能投入邮箱)。所有明信片都在柏林受到审查。

    这是两份东方劳工邮件:一张的日期为1943年7月27日, 6芬尼的明信片在劳夫被盖销,这张询问回复是6芬尼加6芬尼的明信片,于1943年9月9日在比斯考被盖销。两张明信片的目的地都是被占领的乌克兰,一张上面写到:"我在离纽伦堡十公里的劳夫镇,我在工厂干11小时的活。一天只能吃300克的面包,早上是茶水,午饭是包菜,晚上是茶水。这里老是下雨,我是唯一来自卡哈林克地区的人。我恨自己当初没有听米拉的话。我现在很后悔,但已为时太晚。"

    F8-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东方劳工的奴役劳动

    1942年早期德国发行了一种印有德语、俄语和乌克兰语三种语言的6芬尼加6芬尼的信兼回复式特种明信片,供东方劳工使用。

    这是1943年9月7日的一张信兼回复式特种明信片,来自达豪的兰德斯堡-瓦尔特•安格拉格附属营——一个飞机工厂里一名女奴工。该明信片的回复部分也附在上面。该明信片并未寄出,因为在上面显示的日期之前,苏联红军已经将德国人赶出了基辅。苏联官方没收了这类邮件,将其作为与纳粹勾结的证据,其中大部分保存在克格勃档案里,直至苏联解体。

    F8-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犹太圣神经典的亵渎
    塔纳赫经卷被用作包装纸

    除了进行战争之外,德国士兵还抢掠了东方国家的犹太会堂。1942年,德国陆军下士保罗•艾伦弗雷恩德用一张剪下的手抄《希伯来圣经》经卷作为其从俄国南部寄往家乡维也纳包裹包装纸。33.404的邮编是B集团军219 工程建筑队的地址。被亵渎的经卷内容是先知书撒母耳记上里讲述大卫和歌利亚故事的那部分。

    战地包裹的寄费为欠资,9.3马克的资费是在投递时收取的。

    F8-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围困列宁格勒

    列宁格勒被德军围困,从1941年8月到1944年1月两年多时间里基本上与苏联其他地区联系中断。

    只有到了冬季与列宁格勒居民邮政联系才有可能,车辆可以从东部穿越结冰的拉多加湖。1941年11月28日,一张20戈比的苏联明信片从鄂木斯克寄往列宁格勒,收到的日期是12月31日。西班牙蓝师的17000-18000名士兵曾与德军一起在列宁格勒外围并肩战斗,西班牙这一举措是为了感谢德国秃鹫军团在西班牙内战中对民族派的支持。该军队是由弗朗西斯科•弗朗哥的长枪党正式赞助的。事实上,它是对希特勒支援要求的最低回应,勉强提供了这么多的兵力。这是1942年11月6日一航空邮件,是从马略卡岛(西班牙东部)寄给东部前线一蓝师士兵的,投递途中在柏林受到审查。

    F8-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大屠杀:遣送东欧

    纳粹清除西欧、中欧和南欧犹太人计划是分阶段展开的。第一步是甑别、逮捕、没收财产、投入集中营。第二步:遣送至设在波兰的犹太隔都。第三步,运至死亡营进行灭绝。例如,从1941年秋开始,斯洛伐克布拉迪斯拉发的犹太人就不断被驱赶到了波兰的犹太隔都,该驱赶行动一直持续到1942年春,目的地之一是卢布林的犹太隔都,使得那里的人口迅速膨胀到34000人。1942年3月17日起,卢布林隔都的犹太人开始被运至贝尔热茨死亡营。到4月底,生活在卢布林的仅剩下4000人。这批留存者被陆续运至马伊达内克遭灭绝。到1943年5月几乎已无人幸存。

    这是一张1.5克朗加1.5克朗的信兼回复式明信片,于1942年8月26日在布拉迪斯拉发被盖销,在维也纳受到审查。该明信片是写给伊贡•克洛普斯托克的,托卢布林犹太隔都委员会转交。目的地栏上说明收件人在1942年4月被遣送至卢布林。回复部分一直没有寄回,仍然附在其上。最大的可能是在当该明信片寄出时,伊贡•克洛普斯托克已被毒气杀害。

    F8-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海乌姆诺灭绝营

    在波兰罗兹以西70公里处的海乌姆诺有一所古老而宏伟的庄园,然而,它却成为了第一个用毒气实施大规模屠杀的纳粹集中营。海乌姆诺的第一任长官是赫伯特•朗格。他之前负责纳粹的安乐死计划。第一批犹太人是1941年12月7日运抵海乌姆诺的,被施放入封闭车厢的废气窒息而死。罗兹犹太隔都的纳粹头目汉斯•比保经常到海乌姆诺视察。二战结束时,在海乌姆诺丧生的估计有20万到30万人,被害者主要是来自罗兹和瓦尔特高地区的犹太人。杀戮行动一直持续到苏联红军逼近的1945年1月17日。

    1942年3月27日从波西米亚-摩拉维亚保护区卡姆瓦尔德寄出的明信片。该明信片是卡尔•埃斯特写给关押其兄弗朗茨•埃斯特的里兹曼斯塔特犹太隔都长官的,询问他先前寄给其兄面值50的邮资是否收到一事,因为他一直没有收到回执。在那段时间,住在犹太隔都的人被禁止与外界通邮,以防有关隔都遣送和恐慌的消息外传。从1942年1月中旬至5月中旬,共有16批次共计54990名犹太人被从里兹曼斯塔特犹太隔都遣送至海乌姆诺灭绝营,然后被毒气杀害。明信片左边是比堡掌管下隔都管理机构加盖的信件寄达手戳,日期为3月30日。

    F8-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莱恩哈德行动灭绝营:贝乌热茨,索比波,特布林卡

    1942年1月20日,在由柏林纳粹头目主导的万湖会议上秘密制定了莱恩哈德行动计划,该计划的目标是处决在波兰的2,284,00名犹太人。为此建立了三个灭绝营,即贝乌热茨、索比波、特布林卡。为安全起见,这些灭绝营必须建立在远离人口聚居的偏远地区,但又必须紧靠铁路线。贝乌热茨灭绝营建立在卢布林-利沃夫铁路沿线上,于1942年5月开始灭绝行动。索比波灭绝营位于卢布林东边,差不多和贝乌热茨同时开始灭绝行动。特布林卡灭绝营位于华沙东北部80公里处,其大规模屠杀计划开始于1942年7月23日。杀害了60万犹太人的贝乌热茨于1942年11月被拆除。在1943年10月14日索比波灭绝营囚犯的一次武装反抗之前,大约有25万犹太人丧生,一些警卫在起义中被杀,有300名左右的囚犯逃脱。该事件发生后,索比波灭绝营被很快关闭,到1943年末时已无迹可寻。大约有87万犹太人在特布林卡灭绝营被杀,其中最多的是来自华沙及华沙周边地区。在1943年8月2日的那次失败的反抗中,几乎所有反抗者都遭杀害。营地建筑也被大火烧毁。土地被犁平,还种上了树,遗址变成了一片农田。

    根据莱恩哈德计划建造的灭绝营被禁止通邮。这是一张面值24格罗申的信封,上面又加贴了一枚32格罗申的邮票。该信封上的邮戳是在索比波加盖的(三行没有日期的紫色邮戳),信是奥萨瓦附近一个空军基地(由封口上的紫色标记说明)的纳粹官员寄出的,1944年3月3日在科隆被盖销。这一日期距索比波灭绝营囚犯起义人员被杀和灭绝营关闭不到5个月。

    F8-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马伊达内克灭绝营

    马伊达内克灭绝营是为了辅助1939年设置在卢布林郊外的波兰和俄国战俘营而建的。在1942年夏之前,它一直是一个执行死刑的灭绝营。1943年2月,波兰红十字会表达了对灭绝营内囚犯命运的关注。作为回应,纳粹允许特定的波兰籍囚犯接收包裹,并让每个收到包裹的人写张明信片作为接收回执。约有50万名来自28个国家的囚犯曾在马伊达内克灭绝营关押过,其中36万被处决。当1944年7月24日苏联军队解放该灭绝营时,营内的毒气室,放齐克隆B氰化物的桶以及焚尸炉均完好无缺,第一次给外界一个了解纳粹大规模屠杀机器的杀人效率和残忍程度的机会。

    这是1944年1月17日波兰卢库夫红十字会寄给马伊达内克灭绝营一囚犯的食物包裹单以及马伊达内克灭绝营囚犯寄出的确认包裹收悉的明信片。该明信片系统一印制,1944年1月14日经审查,并盖有红十字会的印章。

    F8-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在瓦尔德西湖畔": 奥斯维辛-比尔克瑙灭绝营

    匈牙利犹太人是最后一批被运至奥斯维辛-比尔克瑙毒气室的。当这一遣送行动开始的时候,犹太领导者已经意识到了他们的命运。为了让骗局反复奏效,阿道夫•艾希曼的副手声称他们正被送往位于德国西南部的"瓦尔德西湖畔"。到达奥斯维辛后,被遣送者被要求写明信片告知亲人他们已经安全抵达。这些信件由党卫队的信差送回匈牙利,然后寄至犹太委员会,这样的信件上通常没有邮票和盖销戳。

    这是一枚1944年5月31日从奥斯维辛-比尔克瑙死亡营寄往匈牙利克洛兹瓦尔(今罗马尼亚克卢日)的明信片,上面写着,"1944年5月31日于瓦尔德西湖畔,亲爱的格斯克,我已经平安健康抵达。我希望接下来能找到工作。你可以写信给戈勃,同时告诉我特雷维阿姨给你写了什么。愿下次能跟你说更多。 来自阿兰德的吻。"该信比规定的此类信件中的典型件要更为详尽。谨慎提及他人使阿兰德• 巴特医生能获得的联系比纳粹所允许的更多,例如,如果是已故的亲属,或者对于收件人将有一些其他类似的含义。德匈双语手戳表明收件人只能将用德文写的明信片(30字)寄往布达佩斯的匈牙利犹太人社区。

    F8-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