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7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克拉科夫和卡密欧卡犹太隔都

    位于波兰第三大城市克拉科夫的犹太隔都于1941年3月20日被一道高墙和铁丝网围封。在总面积仅600×400米的范围内,有大约18000名犹太人被迫住在卫生极为恶劣的环境中。1942年5月末开始,该隔都的犹太人被遣送至贝乌热茨和奥斯维辛-比尔克瑙灭绝营,至1943年3月已全部遣送完毕。随着纳粹转向实施最后解决政策,位于本津附近的卡密欧卡一座强制劳动营变成了一座犹太隔都。关闭该隔都的工作于1943年8月1日开始。尽管反抗纳粹的武装起义坚持了两周,但最终所有参加起义的幸存者都被遣送至奥斯维辛-比尔克瑙死亡营。

    这是克拉科夫犹太委员会寄给在瑞士洛桑阿尔弗雷德• 施瓦克鲍姆的明信片。克拉科夫犹太委员会是于1942年8月15日申请获得"寄自犹太委员会"的印戳。1942年4月25日从卡密欧卡犹太委员会寄到斯洛伐克的布拉迪斯拉发的明信片上有卡密欧卡村邮局未注明日期的邮戳,以及一个卢布林的同心圆盖销记号。明信片在维也纳遭到审查。

    F7-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英国对纳粹德国宣战
    心理战,假宣传

    1939年9月3日,即德国入侵波兰两天后,英国向德国宣战,首相内维尔•张伯伦组建了新的战时内阁,其中,温斯顿•丘吉尔任海军大臣,安东尼•艾登任殖民大臣。丘吉尔和艾登曾是反对对阿道夫•希特勒实行绥靖政策的中坚力量。

    为了破坏德国民众的士气,英国制定了利用伪造的德国邮票和明信片进行秘密宣传心理战行动。特别行动委员会执行负责人、反谍及心理战专家瑟夫顿•德梅尔制定了行动计划,并出色地完成了计划。明信片的内容是指控纳粹住房部长罗伯特•雷为自己及其他高官弄到了大量上好的奢侈食品(声称信息源自一个秘密渠道,但实际上是瑟夫顿•德梅尔杜撰的),与该指控形成对比的是罗伯特•雷曾在报纸上信誓旦旦地说 每位纳粹官员,包括他自己,"必须像一个普通工人一样按配给量生活"。明信片的收件人的名字是手写的,在空袭时投到德国境内。纳粹官员被迫发表公开信对英国制造的这起虚假事件辟谣。

    F7-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英国对轴心国的秘密战争
    布赖奇丽庄园

    布赖奇丽庄园是位于伦敦西北方50英里处米尔顿•凯恩斯的一处官邸。这里是战时政府通信司令部的最高级别秘密办公场所,有时被称为"X站",正是在这里破译了德军的"伊尼格玛"和"洛伦茨"密码。布赖奇丽庄园的秘密通讯地址是布赖奇丽111信箱。最近发现的往来信件则揭露出其他秘密地址和保障其安全的多层审查。

    该秘密通讯地址的联系人中有一个是约翰•理查德(狄克)•珀西维尔。此人是个语言学家和旅行作家,曾在柏林大学就学。1936年在柏林大学时,他与已有三个成年儿子的离婚母亲索瑞娜•艾赫邂逅并结婚。

    索瑞娜于1939年8月到瑞士旅行。也许是为了避免因敌国公民的身份遭拘禁,她在二战期间一直住在瑞士。1940年3月,狄克接受了一项从未公开的秘密使命。他后来的职衔依次是飞行员、飞行军官、英国皇家空军中尉。

    这是1942年6月18日珀西维尔寄给其妻子信件的信封,上面有一个先前从未有过记录的秘密回复地址,即P.O. Box 444, S.W.D.O., Howick Place, London, S.W.1.

    英国审查员退回了该信件,内容违禁,退邮资。

    F7-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英国对轴心国的秘密战争
    布赖奇丽庄园

    索瑞娜•珀西维尔1942年12月去德国看望其子沃尔夫,不知这一行动是出于做母亲的勇敢行为(或是愚蠢行为)还是一项秘密使命(如果是秘密使命,那是为哪一方效力呢?)?但起码这一旅行不为外界所知。她的另一个儿子霍斯特1943年死于俄国前线。

    这是1943年4月29日索瑞娜写给狄克的信,信封上是狄克在英语辩论联合俱乐部的地址,S.W.1, 伦敦查尔斯大街37号,这是一个先前未有过记录的秘密地址。

    德国邮件审查员将一种化学药水涂在信封和信笺上,检查是否有用隐形墨水写的秘密内容。 英国邮件审查员则附上了一张印制的条子,警告收件人不要满足对方寄照片的要求。信件一投递到伦敦就贴上了下一步投递到布赖奇丽秘密地址的标签,投递标签确保信件投递至珀西维尔的邮箱。

    F7-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北欧和西欧之战:
    丹麦、挪威、卢森堡、荷兰、比利时、法国遭纳粹攻击

    德国于1940年4月9日开始进攻丹麦和挪威,尽管哥本哈根在进攻的第一天就被攻占了,但是,在4月29日至30日挪威政府流亡海外之前,挪威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激烈战斗。德国在拿下挪威之后,于5月10日向西欧进攻,很快打败了荷兰、卢森堡和比利时。比利时屈服后,英法军队在5月30-31日从敦刻尔克由海路撤退。巴黎于7月14日落入德国人之手,7月22日法国投降。德军占领了法国北部,在法国南部则建立起以贝当将军为首的傀儡政府。

    1月2日一法国士兵从战场寄明信片给其在巴黎的父母,1940年11月15日,该士兵在匹兹堡的姐姐给他寄了张美国的明信片,此时由于法国战败他成为了战俘。这张明信片曾在百慕大受到英国审查,寄达时又遭到德国军营审查。作为一个犹太人,阿道夫•布朗斯坦在囚禁中遭到极为残酷的折磨。位于德国霍亨斯坦的IB战俘营原先是一座盐矿。

    两枚一美分面值的美国邮票被IB战俘营审查员撕去。

    F7-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凡内特集中营
    德兰西聚集地和拘留营

    凡内特集中营位于法国南部阿烈日河上的帕米耶附近。这里关押了12000名在西班牙内战中被打败的左翼联盟人士。其中就有描述凡内特集中营糟糕条件的作家阿瑟•柯斯特勒。从1940年开始,维希政府将凡内特集中营用来作为那些被认为有嫌疑和有危险的外国人拘留中心。1942年它成为法国犹太人的中转营。凡内特集中营的最后一部分囚犯在1944年6月被运至达豪。1941年8月21日,巴黎东北郊的德兰西成为了一个聚集和拘留犹太人的营地。从1942年6月22日到1944年7月31日,大约有65000犹太人从德兰西被遣送至波兰的奥斯维辛-比尔克瑙和索比波死亡营。一开始,德兰西由法国汉奸管理,但在其居住条件灾难性地恶化之后,1943年7月2日由德国纳粹党卫队官员阿洛伊斯•布伦纳接管。被关押的囚犯团结心齐,组织起顽强的反抗起义,有41人成功逃脱。德兰西营于1944年8月17日获得解放。

    一封1941年5月28日由凡内特营一名囚犯寄往纽约的航空邮件。邮件的正面和背面都盖有集中营的审查标记。一封由德兰西一名犹太囚犯于1941年9月19日寄给其在巴黎妻子的信。东巴黎警卫队的德兰西93分队使用的这一八边形紫色审查标记,相对于文件记载中德兰西后来用于审查的标记要更为罕见。

    F7-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古尔集中营

    法国南部的古尔集中营曾是收留西班牙内战难民的一营地。法国战败后,古尔成了关押法国犹太人的最大集中营,也是将法国犹太人遣送至波兰奥斯维辛-比尔克瑙死亡营和索比波死亡营的一个中转站。古尔集中营于1944年夏获得解放。法国诗人路易斯•阿拉贡曾如此描绘:"古尔有一个奇怪的发音,如同喉咙里发出的一种呻吟。"

    这是古尔集中营一犹太囚犯写给在尼斯的法国犹太人联合会(FSJF)的一封信。信中索要一本祈祷书。附在该信的末尾处的便签上称所要之物已于1941年3月8日寄出。该日期也是盖在信封上附加挂号条邮戳上的日期。除了救济工作,法国犹太人联合会还在犹太人中从事反纳粹工作,于1943年创建了犹太抵抗委员会。该委员会囊括了所有的犹太地下组织,如保守派、犹太复国主义,和共产党。

    F7-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反美及反犹虚假宣传
    德国空投的宣传传单

    1943年10月,德国开始散发一美元伪币,并空投到巴黎。在这些未经折叠的伪币上可以看到纳粹用法语写的内含信息:

    美国财政部长是犹太人小摩根索,与国际金融诈骗者沆瀣一气。所有犹太标志都出现在这一美钞上:以色列鹰、三角关系、耶和华之眼、13个字母机关、13颗星的晕轮,13枝箭,13枝橄榄,未完工金字塔的13级台阶,这样的钱毫无疑问就是犹太的钱!这样美钞必须有摩根索的签名方才可用。它为犹太战争买单。盎格鲁-美国佬能够传达给我们的唯一信息是:这些钱能弥补犹太战争带来的伤痛吗?钱是无味道的……但犹太人有!

    在被占法国空投下的德国宣传单列入了《美国航空邮件目录》一书。

    F7-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德国占领英吉利海峡诸岛
    诺德尼集中营

    在整个二战期间,英国唯一落入纳粹之手的是远离法国海岸的【英吉利】诸岛(德国占领者称之为"诺曼诸岛")——泽西岛、根西岛、奥尔德尼岛、赫姆岛、杰特岛和萨克岛。1942年1月,纳粹占领者在奥尔德尼岛上建造了两座集中营——塞特和诺德尼。

    纳粹驱逐了奥尔德尼岛上几乎所有的居民。1943年,800多法国犹太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已与非犹太人结婚,被遣送至奥尔德尼岛充当奴工。一位幸存者回忆他们受到的折磨:"我们是夜里抵达上岸的。我们不得不在黑暗中行走两公里到诺德尼集中营,而德国警卫还不时用他们的刺刀戳我们的背,踢我们。我们中许多人已经70多岁了,但无人能幸免。为修筑防御工事,每天都要干活,而且是一天12-14个小时的重体力活。每天都会有人挨打,许多人被打骨折,不是胳膊就是腿。我们饿得要死,累得要死。许多人因劳累过度而死。"1944年5月,法国犹太人接到命令返回欧洲大陆,目的地是瑙因加默集中营。幸运的是比利时的反纳粹战士拦截了此次遣送,他们炸毁铁轨,解救了囚犯,并将他们保护在迪克斯迈德直至解放。

    亨利•布洛赫1943年(抑或1944年)写给其在巴黎妻子的信是现存从诺德尼集中营寄出12封信件之一。该信经过瑟堡,在巴黎受到审查并在巴黎中心盖销。1.5法郎外加50分用来支持国家救济的附加税。至于左下角EO/TR机器印戳的由来和目的无从考证。

    F7-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韦斯特伯克的聚集地及拘留营
    囚犯的艺术

    韦斯特伯克营原先是荷兰政府在1939年10月建立、用来收容从纳粹德国及其占领国出逃并已合法进入荷兰的犹太难民,然而,到了1941年末却成了将犹太人遣送至波兰绝灭营的中转站。在第一次遣送期间爆发了骚乱。当时秘密警察官员埃里希•德普内,也是韦斯特伯克的长官,为了完成其犹太配额,强行将孩子与父母分开,妻子与丈夫分开。于是有经验的党卫队官员接替了德普内。在那之后,有接近十万名犹太人和大约四百名吉普赛人从韦斯特伯克被遣送。在战争快结束的日子里,荷兰反纳粹抵抗运动中的女性也被关押在韦斯特伯克。该集中营在1945年4月12日被解放。路过韦斯特伯克集中营的纳粹受害者中有年轻的日记作者安妮•弗兰克。

    纳粹的虐待和迫害从未能够完全击垮受害者的精神意志。对文化、政治、和宗教的渴望与表达不断地从那极端可怕的条件下涌现出来。这是1942年12月22日格瑞特•凡•布劳克的祖父母为他亲手制作的明信片,上面写满了迎接圣诞节和新年的话语:"1943年会迎来和平?"、"圣诞快乐!新年快乐!"这是一种来自遭受磨难犹太囚犯的具有讽刺意味的基督教节日情绪。

    F7-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多拉-密特堡集中营
    秘密武器的生产:V-2火箭

    在盟军轰炸机于1943年8月18日晚摧毁了德国在皮尼穆德的火箭生产设备之后,整个工程搬到了哈兹山的桑格豪森。第一批技术劳工从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出发,8月28日抵达。多拉-密特堡火箭制造工程建在地下甬道里,以避免遭空袭。火箭科学家阿瑟•鲁道夫是那支悲惨劳动大军的掌管人之一。美军于1945年4月9日解放了多拉-密特堡集中营。

    上图是1944年11月21日寄给多拉-密特堡一名囚犯的明信片(地址栏上标明的D)。下图是1945年1月25日多拉-密特堡一名囚犯寄出的明信片(回信地址栏上标明D),囚犯寄出的邮件十分罕见,寄给囚犯的邮件几乎闻所未闻。这张明信片上的折痕和磨损表明年轻的斯坦尼斯劳斯是多么强烈地珍惜来自他所深爱母亲过去的问候。明信片上母亲的问候语几乎快磨没了。

    F7-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乌比萨格利亚集中营和塔西亚集中营
    卡拉特-尤瑞奥拘留营;集中营之间的通信

    尽管从未满怀热情地取悦纳粹,意大利法西斯政府还是在德国的压力下逮捕了意大利犹太人,并将他们囚禁在凄惨的集中营里。乌比萨格利亚集中营设在班蒂尼亲王设防的庄园中,是1940年6月最早启用的集中营之一,其中最小的营房关押约100名囚犯。它地处在罗马和威尼斯之间位置,靠近亚德里亚海岸。意大利南部的塔西亚集中营大约关押了3900名犹太人,是意大利最大的集中营。集中营于1940年6月4日建成,即意大利参战的6天前。6月15日开始逮捕犹太人,6月20日第一批囚徒抵达塔西亚集中营。1943年9月4日,即意大利投降之前,政府释放了它控制范围内所有集中营的囚犯。

    这张日期为1941年4月28日、面值30分的明信片上贴着25分加5分两枚邮票。它是乌比萨格利亚集中营里一个囚犯寄给其在维也纳的非犹太人妻子的。这张明信片遭到集中营的审查,意大利的审查,在慕尼黑又遭到德国审查。而这张日期为1942年6月6日的明信片(经集中营审查)是一个被拘禁在科莫湖附近卡拉特-尤瑞奥集中营犹太人寄给塔西亚营另一个犹太囚犯的。

    F7-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马尼亚:塔谷-久拘留营;盖世太保审查制度

    1939年后,在纳粹控制下,罗马尼亚官方监禁了从德国及占领区逃出来的反法西斯人士。尽管德国和意大利曾逼罗马尼亚在1939年和1940年割让领土给苏联和匈牙利,但罗马尼亚的武装力量在德国1941年进攻苏联时作为德国的支持者参战。1944年8月,罗马尼亚发生政变,推翻了傀儡政权,接着罗马尼亚军队倒戈,加入苏联军队,将特兰西法尼亚,匈牙利和斯洛伐克从纳粹手中解放出来。

    这是一张日期为1942年7月27日、被审查过的军事明信片,上有附加邮资。该明信片来自塔谷-久政治犯收容营,寄往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这是来自该拘留营唯一有记录的邮件样本。日期为1944年1月2日的则是一个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寄往德国慕尼黑的期刊封套,在维也纳遭到盖世太保的审查。很明显,纳粹担心哪怕一本集邮期刊也可能包含煽动性的内容。盖世太保不检查信件,所以,根据卡尔•赫兹关于德国战时邮政审查制度的参考标准来看,盖世太保对该信件的审查标记是"十分难得的"。

    F7-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马尼亚:苏瑞亚犹太奴工劳动营

    罗马尼亚的小镇苏瑞亚,属普特纳区,是犹太劳动营的所在地。囚犯遭到极为残酷地对待,1942年的一份文件记录了犹太囚犯赤身裸体在一偏远地点劳动。

    一个犹太家庭的通信:一张是日期为1942年6月6日、经过审查的明信片,由巴克乌的爱娃•布劳斯坦寄给其被关在苏瑞亚劳动营的丈夫伊萨克。另一张是日期为1942年6月23日、经过审查的明信片,由苏拉瑞亚劳动营的伊萨克•布劳斯坦寄给其在巴克乌的妻子爱娃。

    F7-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巴尔干半岛上的战事

    1941年4月6日,德国、意大利、匈牙利、保加利亚的武装力量入侵南斯拉夫,强行肢解了南斯拉夫联邦,将部分被占领土分给胜利的邻近轴心国,并将一附属的乌斯塔沙法西斯政府强加给独立的克罗地亚(包括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德国占领军控制着塞尔维亚。1941年7月初,塞尔维亚爆发了一场获得广泛支持的反纳粹起义。随着反抗在南斯拉夫所有地区的蔓延,铁托领导的共产党上升为起义的领导者。铁托创建了一支拥有20万至30万兵力的武装,被称为"游击队"。1943年曾与20个德国师交过战。尽管是在残酷的战争条件下,铁托的部队还是为犹太人逃离纳粹魔掌提供了一切可能的帮助。该游击队于1944年10月20日解放了贝尔格莱德。

    上图:日期为1944年4月6日,是党卫军战地信件,是由马伊达内克集中营一警卫写给亲人的,其亲人是当时在波斯尼亚北部和游击队战斗的克罗地亚党卫队里的一名军士,信受到党卫军邮局的审查。下图:该游击队信件信封上的日期应该在1944年11月至1945年3月之间(事后用铅笔添加的并不是写信日期,可以看到上面有杂货购买清单)。这封信来自里耶卡-阜姆-的里雅斯特地区的亚得里亚海沿岸,是寄给塞尔维亚北部伏伊伏丁那省巴纳特地区一名叫诺维•贝赛德的裁缝。圆形的标记是187/LP军事邮局的邮资已付戳,第四游击队由立陶宛皮特•德拉普森将军率领。长方形的章是同一部门的查验章。

    F7-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亚森诺瓦克灭绝营
    斯塔拉•格拉迪斯卡妇女集中营

    克罗地亚乌斯塔沙的法西斯对待自己对手的残忍程度与德国纳粹对待自己对手的残忍程度不相上下。亚森诺瓦克灭绝营是克罗地亚最大的集中营,于1941年8月启用。它位于萨格勒布以南100公里处,下设许多附属集中营。有60万受害者在亚森诺瓦克被杀害,其中有两万以上的犹太人。1942年8月后,幸存的克罗地亚犹太人被遣送至奥斯维辛,而对塞尔维亚人、辛迪人、吉普赛人以及克罗地亚反法西斯人士的杀害仍在亚森诺瓦克继续。1945年4月,随着游击队力量向集中营挺进,乌斯塔沙杀害了剩下的囚徒,并炸毁所有的建筑以消除他们所犯罪行的证据。

    这张日期为1944年5月23日的明信片属于囚犯用的统一明信片,从斯塔拉•格拉迪斯卡集中营寄出。斯塔拉•格拉迪斯卡集中营是亚森诺瓦克一个关押妇女的附属营。明信片经集中营行政部门审查过。

    F7-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