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6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西奥斯维辛集中营(布亨霍尔茨)
    法本化工联合企业

    法本公司是一家拥有八家德国化工托拉斯的大型联合企业,其中包括拜耳公司、赫斯特公司和巴斯夫公司,这使其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化工公司。齐克隆 B毒气在奥斯维辛-比尔克瑙集中营的毒气室被用来杀害犹太人,这一毒气就是由法本公司旗下的子公司所提供的。奥斯维辛三号的丁钠合成橡胶厂也是由法本公司经营的。位于西奥斯维辛被称为布亨霍尔茨的劳动营也是由法本公司经营的,雇佣的是来自被占领国家的奴工和征召的劳工。虽然被征召的劳工也属于强制劳动,但他们却享有奴工享受不到的特权,包括较少的通信限制。

    以下是一封1943年3月27日的航空信件和一封1943年4月24日的特快专递。特快专递是由一名法国强制劳工从法本公司经营的西奥斯维辛劳动营寄往其远在法国莫克斯的父母。这两封信件均在法兰克福受到审查。

    F6-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格罗斯-罗森集中营

    格罗斯-罗森集中营位于西里西亚,在格尔利茨集中营和布雷斯劳(弗罗茨瓦夫)集中营之间,于1940年8月2日启用。该集中营最初是作为萨克豪森集中营的子营,主要是接收从占领区和被兼并地区遣送来的囚犯。与毛特豪森集中营一样,格罗斯-罗森属于所有集中营中条件最艰苦的一类。级别1,即最高的级别,是为达豪集中营和萨克豪森集中营设计的。级别2,中等级别,包括浮生堡集中营、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和瑙因加默集中营。格罗斯-罗森集中营属于级别3,即最残忍的级别。1941年5月1日,格罗斯-罗森集中营变成了一座独立运行的集中营,主要针对犹太人;大约30%的被关押者是妇女,几乎是清一色的犹太人。这里后来变为了将犹太人送往东部绝灭营之前的拘留和中转营,最终于1945年2月11日被关闭和疏散。

    一封使用日期为1942年6月28日的统一明信片,由德国犹太裔囚犯海因茨•以色列•卡茨寄给其在柏林的非犹太裔儿子。

    F6-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斯图特霍夫集中营

    斯图特霍夫集中营位于波罗的海沿岸、但泽东约35公里处,是分阶段建成的集中营。在德国入侵波兰后就旋即设立。其中关押的囚犯大多是波兰人,包括很多地下抵抗组织的成员。苏联红军于1945年1月25日曾抵达距斯图特霍夫集中营40至50公里处,但为了绕开了沼泽地带而向柏林挺进,所以该集中营直到1945年5月9日才获得解放。

    从1943年4月起,一种统一的囚犯专用正规封缄明信片便开始出现,明信片印于薄纸,供所有集中营使用,上面印有对所有人均适用的规章条例,规定允许每个囚犯每月收寄2封信件或明信片。印刷号在左下方,"KL/75/4.43 5.000.000"表明单次印制总数为五百万份。这表明当时有数目庞大的人员被囚禁在集中营中。

    该实寄封于1944年6月30日在斯图特霍夫被盖销。

    F6-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波兰的秘密警察
    镇压与抵抗

    反抗纳粹的行动在波兰比在德国要更顽强和持久,所以盖世太保着手全力镇压波兰的起义者。

    一封日期为1943年9月2日的明信片,由住在罗伯特-科赫-大街16号的罗兹盖世太保监狱囚犯寄出,上面的红色手写符号为检查标志。值得注意的是,该囚犯将镇名写成"L-Stadt",这也许是未被纳粹官员察觉到的一种双重抗议。一、他或许指的是罗兹,波兰名称;二、避免书写卡尔•利茨曼将军的名字,纳粹征服者以其名重新命名了该小镇。

    F6-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波兰犹太人的出逃

    美国犹太人国际移民署华沙总部找寻每一个机会帮助犹太人逃离,但很少有国家接纳他们。

    一封日期为1940年1月2日的信,由华沙美国犹太人国际移民署办公室寄往其位于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相应部门。一封日期为1943年2月20日的信件,由一位在巴勒斯坦的波兰犹太裔拘留者寄往华沙,此信受到被巴勒斯坦警方和德国人的审查。

    这是一枚德军占领期间德国东方邮局(波兰总督辖区)临时加盖面值为50格罗申的邮票,在1940年9月30日前一直有效。根据国际条约,关押者的信件应该是免邮资的。

    F6-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波兰的犹太奴工

    胡戈•施耐德金属五金股份公司是一家私有的武器制造公司,总部设在莱比锡,是排在法本公司和赫尔曼•戈林公司之后的第三大雇佣集中营奴工的公司。从1942年8月到1944年8月,胡戈•施耐德金属五金股份公司在波兰斯卡日斯科-卡缅的弹药工厂雇佣了约25,000到30,000名犹太奴工,此数是任何一家单独企业中雇佣最多的。该公司按每个囚犯一天4到5个兹罗提的报酬,低于维持生存所需的开销,付给拉多姆地区的党卫军警局局长赫尔曼•波彻尔,为针对犹太人制定的"通过劳动使其灭绝"纳粹政策推波助澜。

    "经德东邮政批准",从波兰斯卡日斯科-卡缅的胡戈•施耐德金属五金股份公司工厂寄出。

    欠资19芬尼。

    1943年,总部设在巴勒斯坦的反纳粹联盟发行了《黑色集邮簿》,这一包含10张明信片的集邮簿复制了那些反映纳粹暴行的照片,这些照片是从德国和纳粹占领的欧洲偷偷带出来的,属于大屠杀事件第一批最有力的视觉证据之一。不过,这些复制件只有很少一部分在战争中保存下来。

    F6-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兹(利茨曼施塔特)犹太隔都

    罗兹是波兰第二大城市,是超过10万犹太人的家乡。罗兹犹太隔都是最早一批与外界隔绝的犹太隔都,于1940年4月30日封闭。犹太人被集中在城中一个单独相连的区域。该区域被藩篱、围墙和铁丝网所包围,里面的人不允许离开。外面的人只有在特别许可的情况下才能进入。由武装警卫把守,阻止任何未经批准的进入或逃逸。纳粹在5月11日将该市更名为利茨曼施塔特,因为卡尔•利茨曼将军在一战中曾为德国征服了罗兹,所以正式称它为利茨曼施塔特隔都。将波兰众多的犹太人口监禁在犹太隔都内是纳粹最终灭绝犹太人的第一步。每一座隔都都由犹太委员会进行内部管理。委员会由纳粹官员挑选并对纳粹负责。犹太人在被转移到灭绝营遭受系统屠杀之前,就已经渐渐得不到足够的生活必需品。成千上万的犹太人因为饥饿和疾病死在隔都中。波兰纳粹长官汉斯•弗兰克在1942年8月说:"毫无疑问,我们正在以饥饿的方式处决一百二十万犹太人。如果他们没有被饿死,那我们将不得不采用其他措施。"将犹太人驱逐至海乌姆诺死亡集中营的行动于1942年1月16日开始;最终清理罗兹隔都的行动发生在1944年夏天,伴随着8月30日最后一批犹太人被转移到毒气室。1945年1月19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大约800名逃脱与躲避了纳粹折磨的幸存者。

    该信封上的特别盖销章上写道,"由德国独裁者管理,这个城市名叫罗兹隔都。"在一封1941年6月30日从赫梅尔尼克寄往罗兹犹太长老委员会的明信片中,罗斯•斯佩塞打听有关她女儿加纳•米尔特命运的消息。之前她曾经多次去信询问,但是从未收到答复。

    手写的"g"是投递至隔都的常用符号。总督辖区邮局不支付隔都邮件的投递费,所以费用在投递时收取。手写的"12"很可能是在同一时间邮寄明信片的编号;每张明信片的投递费为10芬尼。

    F6-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兹(利茨曼施塔特)犹太隔都

    在罗兹犹太隔都存在的大部分时间内,除了犹太委员会的信、纳粹指定的领导莫迪凯•哈伊姆•鲁姆科夫斯基办公室的信、或者长老的信,寄出的邮件受到非常严格的限制或禁止。

    一封日期为1941年10月18日从鲁姆科夫斯基办公室寄往德国犹太协会(由在柏林的利奥•拜克拉比掌管的组织)的信封,一张1941年5月1日的汇票收据和一张1942年10月6日从布拉格寄给一隔都囚犯的收款回执。

    一枚面值3芬尼的邮票系用于支付印刷品回执的邮资。

    F6-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兹(利茨曼施塔特)犹太隔都

    由犹太委员会指派的邮件检查员替代纳粹的检查,他们检查的严格程度有时超过德国人本身。

    罗兹隔都检查员放行了一枚1941年1月7日寄往俄罗斯埃普什基的明信片。该封明信片在柏林已被德国人审查过,在寄达目的地的途中经过莫斯科。

    柏林的审查制度是不同寻常的;一般情况下此明信片应该在哥尼斯堡就已经被检查过。

    一名隔都检查员拒绝了这封日期为1941年11月9日的6芬尼的兴登堡明信片。上面的批注写道"禁止使用希伯来语和意第绪语"。

    F6-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罗兹(利茨曼施塔特)犹太隔都
    犹太邮政邮票

    1944年3月,罗兹犹太隔都邮政管理局发行了两套绘有犹太长老莫迪凯•哈伊姆•鲁姆科夫斯基肖像的地方邮票。这两套设计都印有"利茨曼施塔特隔都犹太邮政"字样。隔都管委会的纳粹头目汉斯•比堡是一个邮票和钱币收藏家,这或许是罗兹犹太隔都纸币和硬币都设计得十分精美的原因。发行这样的邮票也许是有意迎合他收藏的爱好。不过,若是这样的话,该主意是一败笔。3月14日,比堡禁止再印制和使用这一邮票,并没收了所有未售出的存货。

    贴在一只信封上面值20芬尼的犹太邮政邮票,上面印有罗兹隔都犹太长老鲁姆科夫斯基的肖像,于1944年3月11日被盖销。上面有长老的日期戳,是寄给纳粹行政官比堡的。由于是地方邮票,它只能在犹太隔都里被当做邮资使用。地址Baluter Ring是隔都邮政人员和德国邮政局代表交换信件办公室所在地。

    隔都中收信或寄信的费用是20芬尼。弥迦仅将未使用的犹太邮政邮票列表并定价。报道提及的信封少于10张,而且有几张的真实性颇受质疑。学者认为展示在这里、加有盖销章的范例是真的,但来源不详。仅有这封和另一封同样于3月11日盖销的信封是在比堡下令收回该邮票日之前使用的。弥迦认为:"此例上有111/2齿孔尺的线,很可能源于私人的创意,"但是该信封表明邮票孔眼有意指向长老的方向。

    F6-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华沙
    申请一双鞋

    1940年10月2日申请表声明如下:

    我申请允许获得一双鞋或做制作一双鞋的皮革。

    我明确说明我不拥有两双或两双以上的鞋。

    我深知若我的声明与事实不符将会受到惩罚。

    一枚面值20格罗申华沙本地印花税票贴在上面,并被盖销。

    F6-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华沙
    欺骗犹太人

    在对犹太人口进行初步登记后,纳粹当局忽悠犹太人上钩,并通过鼓励犹太人想象贪婪的手段嫁罪犹太人。这枚日期为1940年7月24日的明信片表明,华沙检察官紧急传唤收件人及另外四个犹太人去他办公室,明显是为了收取费用。该明信片先被寄出,之后以无法投递为由退回寄件人。

    面值12格罗申的官方邮票用以支付当地明信片邮资。

    F6-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华沙犹太隔都

    华沙的犹太隔都是被占欧洲地区最大的犹太隔都,同时也是欧洲最大犹太社团的家。它由一堵长达18公里的墙围着,1940年11月间被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在高峰时期,有50万犹太人住在其中。将他们遣送至特布林卡灭绝营的行动从1942年7月23日开始,持续到9月21日。254,000名华沙犹太人由于该行动被毒气杀害。1943年4月19日,当纳粹武装部队抵达摧毁隔都时,犹太战斗组织举行了反抗起义。在人数和武器上完全处于劣势的隔都战士坚持了三周,但最终还是于1943年5月10日被彻底打败。

    上图:一封1941年6月9日一位华沙隔都囚犯寄给瑞士洛桑阿尔佛雷德•施瓦克鲍姆的明信片。它首先受到犹太委员会的审查,在左上方盖有一个"华沙犹太委员会"的方形邮戳,随后遭纳粹的审查,留下了一枚在法兰克福盖上的红色滚筒查验章。下图:一封1941年2月26日从苏联立陶宛寄给一华沙隔都囚犯的明信片;该明信片在哥尼斯堡受到德国邮政的审查。

    紫色双圆"S.P.D.Z"[犹太邮政管理局]邮戳表明:投递时需收取30格罗申作为邮递费用。

    F6-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华沙犹太隔都

    一封1941年9月3日寄出的信,信使用的是统一信封,是克拉科夫战争伤员护理署寄给一位华沙囚犯的,投递到了华沙隔都的一个地址。9月7日被犹太邮政管理局接收。信的封口盖有方形的犹太委员会查验章。信封的盖口上有一行铅笔字"地址不详"。红色直线戳注明"应收费官方信件"。因此当该信在9月18日退回时,加收了24格罗申欠费。

    F6-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本津(本兹堡)犹太隔都
    阿尔弗雷•施瓦克鲍姆

    与华沙和罗兹犹太隔都不同,本津的犹太隔都到1943年春才与外界隔离,不过,居民生活的严酷性与其它隔都却不相上下。作为隔都居民中较富裕人士之一的阿尔弗雷德•施瓦克鲍姆逃到了瑞士。阿尔弗雷德与亚伯拉罕•希尔伯施艾因医生在日内瓦的救济组织以及美国的犹太联合分配委员会一起通过瑞士救济和营救家乡的犹太人。他还使用里斯本一秘密地址(参见本展览的秘密地址版)与犹太反纳粹组织进行秘密交流。当纳粹在1943年8月1日清除隔都时,青年运动成员奋起反抗,武装斗争持续了两周。本津几乎所有的犹太人都被遣送至奥斯维辛灭绝营,一小部分逃到了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他们在那里继续着秘密的地下工作,直至战争结束。

    1941年10月8日,一封署名A. Israel Gold的挂号信从本津犹太隔都寄给瑞士洛桑的阿尔弗雷德。该信件在法兰克福遭到审查,上面盖有10月14日到达洛桑的回执邮戳,其一侧的紫色标记上写的是"寄件人:本津的犹太机构,邮件汇总中心"。

    F6-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博莱和多布洛瓦犹太隔都

    波兰卢布林附近的小镇奥博莱,在德国占领之前有4325名犹太人,占该镇总人口的三分之二。也许是因为犹太人占了大多数,纳粹于1940年夏下令在那里建造犹太隔都。随着奥地利及其他地方遣送犹太人的抵达,隔都中的人口数翻了一倍多。1942年5月,奥博莱犹太隔都中的犹太人大部分被送进了索比波死亡营,剩下来的人在当年10月被纳粹杀害。波兰本津附近的多布洛瓦犹太隔都建于1942年。几乎在开建的同时就已经开始向奥斯维辛死亡营遣送犹太人。多布洛瓦犹太隔都在1943年6月26日关闭,少数留下来的人被遣送至斯若杜拉犹太隔都。该犹太隔都是去奥斯维辛的一个停靠站。

    两封罕见的犹太隔都邮件:1942年4月7日之前,奥博莱邮局在面值12分的邮票上打上了盖销标记,而这张明信片又从犹太理事会的奥博莱邮政交换署那里得到了放行章。另一张6分的明信片是1943年6月29日盖销的,上面紫色手戳"Z(即zensur审查之意)"字是针对来自多波瓦犹太隔都邮件的审查标志。该明信片是一个德国犹太男子(寄件人名字中有"以色列")寄给一名在奥地利盖伦瑙女劳动营的德国犹太女子(收件人名字中有"撒拉"),寄件人可能是一个有特权的幸存者,明信片上的日期正是隔都刚关闭后的日子。

    F6-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