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5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
    利奥•拜克拉比

    在1941年11月24日,泰瑞辛成为了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纳粹将140,000名犹太人遣送至那里。这些犹太人中的大多数最终死在了绝灭营。生活在隔都的囚犯即便是正在被遣送至奥斯维辛毒气室处死,隔都中的文化生活仍然丰富多彩。其中的生活条件比纳粹设立的任何其他犹太隔都都更加人性化。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是唯一一个允许外国游客进入参观的犹太隔都,虽然这种参观是在严密监视情况下进行的。该犹太隔都中最著名的"囚犯"是利奥•拜克拉比。他是一位哲学家、神学家,曾在20世纪20年代任德国拉比总会的主席。在纳粹统治下,他曾是德国犹太人帝国代表团的主席,也是后继组织德国犹太人帝国协会的会长,直至该组织于1943年6月被解散。拜克拉比放弃了离开德国的机会,他认为留下来是他的职责所在,以服务于当时最需要帮助的犹太社团。1943年他被遣送至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1945年5月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被解放后,他定居伦敦,出任德籍犹太人委员会主席。

    在该封明信片于1999年被发现以前,拜克拉比的家人和同事一直认为不会有任何从监禁他的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寄出的信件留存下来。拜克拉比是于1944年1月23日给斯德哥尔摩的埃米尔•克朗赫姆拉比写的信,但该明信片于6月6日从柏林夏洛滕堡寄出之前显然被纳粹不经解释地扣押了5个月之久。这封明信片表达了对11月5日寄来的信件或者明信片的感谢,并对从克朗赫姆拉比的会众那里获得的包裹表示感谢,不过,晦涩的措辞曾导致拜克拉比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的一位助手作出这样的推测:其中也许包含丰富的秘密信息。明信片正面标出的直线有这样一句话:"只可用德文以明信片形式回复。"由于是德国的犹太人,拜克拉比寄信时需要称自己为"利奥•以色列•拜克"。

    F5-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

    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的囚犯被允许每两个月接收一次包裹,寄件者必须首先取得一枚包裹许可票,并在邮寄之前将其粘贴在包裹的包装上。

    一枚包裹许可票的实例,规范地粘贴在物件上,日期为1944年4月16日。同时还有一个寄给布拉格居民雅罗斯拉夫•布鲁姆里克的通知(1945年1月13日),告知他本人可以去领一枚用来邮寄包裹给在特莱西恩施塔特的艾拉•布伦纳的包裹许可票;此票必须由本人在8天内到犹太长老委员会办公室亲自领取。

    《弥迦邮票目录》指出:收入目录的信封上特莱西恩施塔特包裹许可票指的是一枚在包裹皮上被盖销的邮票,"真正被盖销且完整的包裹许可票非常罕见"。这一实寄封相对于大多数个案而言是极不寻常的,包括一个双语的红色方形欠资标记。由吉尔伯特做出专业性评判并签名。

    F5-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

    这是1944年2月9日的包裹邮寄收据,以及邮寄1944年2月19日包裹的回执单,在保肖維茲被盖销,保肖維茲是距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最近的邮政局。

    F5-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

    1943年底,为了回击关于死亡集中营的传言,纳粹官员决定邀请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的代表参观特莱西恩施塔特。为了筹备他们的到来,数千名隔都囚犯被遣送至奥斯维辛绝灭营,以缓解隔都中的拥挤状况。一个波将金村(矫饰门面的形象工程)被建立起来,包括有虚拟的商店、咖啡店、银行、幼儿园、小学和一个花园。这次访问在1944年7月23日进行。所有与隔都囚犯的会面都在纳粹监视下进行。国际红十字委员会代表团拍摄了此次访问的宣传片,宣称有事实证明犹太人在仁慈的纳粹保护之下,正过着舒适的生活。

    赠予给红十字会的参观者的邮政和集邮纪念品,包括包裹许可票的无齿孔邮票小型张。尽管一般不允许隔都行政部门将他们的标记盖在阿道夫•希特勒的肖像上,但纳粹为了这一特殊的活动破例了一次。黑色的盖销戳上写道"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邮政管理局",这一盖销戳是为了这次参观活动假造出来的,从未在真正的信件上使用过。左侧的红色的邮戳上标有"只可用德文以明信片形式回复,寄至布拉格犹太长老委员会。"

    F5-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阿尔布雷希特行动1: 捷克人质

    当1939年9月1日二战爆发时,盖世太保逮捕了大约2000名捷克的重要知识分子,并将他们作为人质遣送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他们的待遇显然比其他普通囚犯要好得多。享有特权包括豁免劳役和每周均可以寄送和接收信件。没有迹象表明这一群体寄出的大多数信件遭到审查。

    这里是一封1940年2月20日的明信片和一封1944年9月9日的统一信封,都是由在布痕瓦尔德的捷克人质寄给波西米亚-摩拉维亚保护国的收件人。

    F5-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入侵和征服波兰
    流放的波兰海军

    德国于1939年9月1日入侵波兰,波兰军队在四周后的9月28日投降。北部和西部的省市,包括自由城但泽遭德意志帝国吞并,而剩下名义上的独立地区,即总督辖区,则由一名德国总督和占领军管辖。被逮捕的波兰官员被关押在官员集中营(offizierlarger),士兵则被关在战俘营(Mannschaftsstammlager)。波兰海军四艘驱逐舰中的三艘,以及一艘潜水艇逃往英国,并在战争中加入盟国一方。

    供战俘使用的统一信笺,是1940年9月26日从德国普伦茨劳的官员集中营IIA区寄往波兰库特诺的。一封1943年9月24日寄出的波兰海军官方挂号信,在军舰上被审查过,在英国再次遭到审查。

    总部设在英国的波兰流亡政府发行了面值为1兹罗提的邮票,用于邮递从波兰商船和军舰寄出的信件。

    F5-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吞并及瓜分波兰
    总督辖区附属国

    由于德国的征服,波兰西部和北部地区及先前的自由城但泽被并吞入德国。德国地名取代了波兰地名。波兰区域(克拉科夫,伦贝格, 卢布林, 拉多姆和华沙地区)由纳粹任命的总督汉斯•弗兰克管辖。这些地区在名义上仍然是独立的,被称之为总督辖区,使用的法语名称源于波兰被征服的早期历史。1941年6月,由于苏联的入侵,全面战争的爆发,总督辖区成为了德意志帝国的一个省。

    1939年12月1日发行了一种可以叠印在东德意志邮政邮票上的临时德国邮票,供总督辖区内使用。该邮票直至1940年9月30日都是有效的。首次使用了临时盖销手段,即用手写的特别方式签注认可。

    《弥迦邮票目录》这样说:"盖有临时盖销印章的官方信件随后被发现,"例如,这封从波兰普拉维寄往德国肖恩博格的警方信函,使用的是单独一枚面值2 兹罗提的邮票,以手写的特别方式签注认可该信为挂号信函并预付了特快服务费。

    F5-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战争集中营中Oflag VI-B战俘,集中营间的通信
    关押在罗马尼亚的波军战俘

    作为二战首批战俘,波兰战俘在纳粹集中营中被关押的时间比其他外国战俘要长,但是军官一直受到优待。卢西恩•麦考夫斯基上校从德国德赛尔的Oflag VI-B集中营寄出了这封统一信笺,上面邮戳日期是1945年1月3日。该信是寄给史蒂芬查•比尔纳斯卡,一位关押在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女士。她正在柏林电缆工厂当奴工。两座集中营的检查员都对信件进行了审查并做了标记。"在为她之死哀悼完后请将她安放",写信的士兵对在哀悼了自己心爱的人失踪之后又发现了她的下落一事感到高兴,在1944年12月底给他至爱的信中说:"今年七月起,我就再也没有从父母那里收到任何消息。所有与那里的联系都毫无结果。请写信到我在博格丹的地址。旺达•卡波斯卡太太还住在那里(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吗?这是其兄约翰想打听的消息。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我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能够尽快见面。祝健康,吻你。路莱克。"

    这是一封从奥斯维辛寄给一名已经逃往罗马尼亚波兰士兵的挂号信。在罗马尼亚,他被拘禁在靠近登博维察河地区科米萨尼的一座集中营。布拉格收转的邮戳日期为1940年3月7日,布达佩斯的邮戳日期是随后一天。这表明该信是在死亡集中营出现之前寄出的。从奥斯维辛镇寄出的信非常罕见。

    F5-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斯维辛集中营

    就像先前在德国和奥地利一样,纳粹统治在波兰也需要集中营。纳粹头目选择了奥斯维辛这个宁静的农业村庄作为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所在地。它坐落于一条重要的铁路线旁。奥斯维辛变成了大屠杀的同义词。1941年至1945年大屠杀期间,在该集中营遭杀害的人数据约为160万。1940年4月29日,声名狼藉的指挥官鲁道夫•霍斯抵达那里,开始了集中营的建造,第一批运抵的犯人由708名波兰人和20名从塔尔努夫来的犹太人组成,于5月30日抵达。奥斯维辛于1940年6月14日正式启用,1945年1月27日被苏联红军解放。

    由编号为205(最先被运送来的)囚犯寄往塔尔努夫的统一信封,日期为1941年2月28日。红色方形的查验章盖在信封的背面。

    这封未寄出的明信片是奥斯维辛博物馆在二战后发行的。明信片展示的是1943年集中营焚尸场所。1943年在这里曾爆发了一次不成功的囚犯暴动。

    F5-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相较于之后的条件,第一年中囚犯的待遇相对比较人性。一份由营地指挥官发布的公告刊印在这封1940年11月16日的统一明信片背后,其中写道:"每位囚犯可以接收亲属寄来的一公斤重的圣诞节包裹,但不能是包含有汇票的包裹。允许的物品:面包、圣诞甜点、冬季香肠、烟草制品、盥洗用品。禁止的物品:夹带的货币、罐装果冻、邮票、照片、信件以及可燃物品如打火机、火柴等。为了便于投递寄来的包裹必须有准确无误的地址,包括收件人的生日和囚犯编号。包裹需在1940年12月10日到1941年1月5日期间寄达。所有寄来的包裹若不符合集中营规定将被充公,作为那些没有收到家人包裹囚犯的救济品。

    F5-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这封1944年3月11日寄出的囚犯统一信中夹带了一份给收件人的印刷通知:

    不允许给那些受保护性监禁的居民寄复活节和五旬节包裹。 向奥斯维辛指挥官办公室询问此事是徒劳无益的。 营地指挥官。

    一件不寻常、罕见的警告物品证实了纳粹体制的专横残暴。

    F5-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尽管1944年就有了禁止囚犯接收复活节包裹的禁令,集中营中一被关押人员还是收到了这封由亲戚寄来并审查通过的彩色手绘复活节卡片。

    F5-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奥斯维辛由于坐落在一铁路主干线之上,不但可以接收快递包裹,还可以接收信件。这是一张1944年11月23日保了险的铁路快递收据,物品是一个10公斤食物和衣服的包裹,是布拉格的比阿特丽克斯•威斯纳托运给在奥斯维辛囚犯理查德•威斯纳的。

    面值3克朗的邮票系为丢失或损坏购置的赔偿险,赔偿金额可高达1000克朗。

    F5-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毒气实验于1941年9月3日在奥斯维辛开始。对犹太人及其他被纳粹认定为可恶或种族低下人群的大规模灭绝始于1942年春,在1944年夏天到达顶峰。毒气室于1944年11月被拆除。

    这封1942年10月13日的电报由奥斯维辛集中营指挥官发往卢布林, 电报中写道:"你丈夫今日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去世。详情可从秘密警察指挥官和在卢布林地区的秘密警察那里获得。"

    F5-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集中营

    在这封1943年8月2日来自齐赫瑙的信息加答复明信片中,弗朗茨•扎瓦茨基向奥斯维辛管理部门询问囚犯艾根•康斯坦迪•扎瓦茨基的命运。该明信片于8月4日抵达奥斯维辛,被送往奥斯维辛政治部。8月8日,二部领导在明信片的回复位置给在齐赫瑙/施罗特堡盖世太保办公室用打字机作了一回复:"关于明信片另一面提及的人已由地方当局于1941年11月28日送至奥斯维辛集中营,该囚犯于1942年8月11日死亡。倘若扎瓦茨基的亲属还不知此事,需要通知他们。"这封明信片作了归档处理,没有重新寄出。通知可能是以电报方式发出的。

    F5-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斯维辛二号妇女集中营(比尔克瑙)
    奥斯维辛中央行政机关

    奥斯维辛是所有纳粹集中营中最为残忍的集中营,有3大主营和大约45个小一些的子营组成。奥斯维辛一号是最初的集中营,也是整个集中营系统中央行政机关办公室所在地。奥斯维辛二号,又称比尔克瑙集中营,于1941年3月建造,距离最初的营地3公里远。奥斯维辛妇女营于1942年3月在最初的营区位置上设立,但在1942年8月16日迁至比尔克瑙集中营。比尔克瑙集中营也是灭绝毒气室和焚尸炉的所在地。奥斯维辛三号(莫诺维茨集中营)主要是一个合成橡胶工厂,雇佣囚犯奴工。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他一些企业陆续进驻。

    很少有寄给奥斯维辛集中营囚犯的信件或明信片幸存下来,理由显而易见。因此,这封1943年3月27日由在华沙的一位母亲寄给其关押在比尔克瑙集中营女儿的明信片十分罕见。这一由奥斯维辛中央行政机关打印出来的免邮资的官方邮政包裹运货单是寄往浮生堡集中营行政机关的,很可能是附在给囚犯印制的统一信纸货运上的。

    F5-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