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4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
    国际纵队的邮件

    全世界的反法西斯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团结一致支持西班牙共和派。全球各地的志愿者组成国际纵队与佛朗哥将军的国民军战斗。

    这是一封1938年3月7日一国际纵队士兵寄往捷克斯洛伐克的航空信件。经过几乎长达两年的内战之后,西班牙的经济为通货膨胀付出了代价。通货膨胀在这张由七枚附加邮票组成的长条上得到了反应。

    航空信件的背面是国际纵队野战邮局的邮戳、一枚方形的共和派红色审查章和3月9日法国布尔歇机场的航空邮件转送章。布尔歇机场是西班牙共和派日渐减少国际支持的转运航站。航空信件的正面是信件寄达布拉格的邮戳日期3月10日。

    F4-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的后果 在法国的难民

    佛朗哥将军的国民军在意大利军队及德国秃鹰军团配合下,蹂躏整个西班牙,致使约40万西班牙共和派人员逃亡至法国南部,并被拘禁在那里的集中营。1939年3月31日,共和派流亡政府组建了西班牙共和移民服务中心(S.E.R.E)。该组织竭力协助流亡的知识分子和政治领导人获得前往墨西哥和南美洲的签证、安排他们的旅行和食宿。

    阿格雷-苏尔-梅尔(Argeles-sur-Mer)集中营是一座令人沮丧的集中营。集中营的带刺铁丝网后面关押着由法国哨兵看守的80,000名西班牙难民。

    F4-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的后果
    在法国的难民

    国际纵队的最大士兵分队是由德国反法西斯人士组成。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觉醒的前纳粹冲锋队队员。事实上,共和派在西班牙战败后,许多国家的志愿者都回到了自己的祖国,但是德国和意大利的反法西斯人士却留在法国的拘留营中,因为如果这些反法西斯主义者被他们的政府抓获,他们将被处决。他们和那些流亡的西班牙难民一同留在法国的拘留营。当1940年法国北部落入德国手中,那些被关押的难民成为掌管法国南部维希政权的奴工。

    古尔集中营(Camp de Gurs)是法国南部最大的难民营。上图是一封1941年1月14日由一被拘的德国人(可能是一个犹太人)写给其在美国田纳西州孟斐斯亲戚的挂号邮件。下图是一封1942年7月1日发出的来自西班牙巴塞罗那、经审查过的挂号邮件。它是一封寄给一被关押在奥拉多-苏尔-格拉内难民营西班牙难民的挂号信。通过"西班牙劳动团体"和"第12军师,第405组"的印章,我们可以推断该西班牙难民已经被转移到军事劳工支队。

    对开的50分法国邮票用于支付这封西班牙信件的转递费用。

    F4-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吞并奥地利

    经过一系列的挑衅,德国军队于1938年3月11日入侵奥地利。3月13日,德奥宣告合并。大多数奥地利人对这一事态表示欢迎。这助长了奥地利反犹暴行的扩散。

    在1938年10月31日之前,1.5奥地利先令等于1德国马克,奥地利的邮票和信封一直在使用。这里展示的是在一封1938年4月12日从基茨比厄尔寄往新加坡的航空邮件和一封1938年9月25日从维也纳寄往纽约的平信上的形形色色免费邮戳。寄往新加坡信封上的黑色墨水圆形手戳是希腊的外汇管制标记,使用在雅典机场转寄的邮件上。这个画押章由希腊文大写字母ΠΕΝ组成,ΠΕΝ是"国家货币保护组织"的希腊文首字母缩写。

    F4-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吞并奥地利

    奥地利对纳粹暴政的复制包括动用秘密警察逮捕政治反对派和对犹太人实行严厉措施。上图是一张1938年4月28日寄出的来自维也纳一前犹太剧场的商业明信片。盖在公司名称下面的"Arisiert"表明该企业已经被"雅利安化"。下图是一封1938年5月31日由因斯布鲁克盖世太保办公室寄出的信件。

    明信片上机打的9格罗申邮资总付邮戳表明,在过渡期,奥地利货币以1.5:1的汇率兑换。信封上长方形的"Jahresgebühr"(年费)手戳表明盖世太保的邮资是按年支付的。

    F4-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毛特豪森集中营

    1938年8月8日,建在奥地利林茨恩斯河和多瑙河交汇处的毛特豪森集中营启用。1940年5月,在距其西4.5公里古森建造的集中营分营启用。毛特豪森集中营一直运转到1945年5月4日。在纳粹党卫军卫兵逃离后,由国际毛特豪森抵抗组织委员会接管。5月5日,美军抵达,毛特豪森集中营被解放。

    一个1941年6月26日毛特豪森囚犯使用的统一信封和一张夹寄信笺。

    F4-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毛特豪森集中营和古森分营

    上图是一张1941年3月11日寄出的免费战地明信片,该明信片是毛特豪森集中营一纳粹党卫军卫兵寄给其在维也纳妻子的。明信片上的爱国设计图案是颁给维也纳战斗英雄的一级铁十字勋章。下图是一张1940年7月4日毛特豪森囚犯使用的统一明信片。该明信片通知安娜•辛西娅塔,其丈夫乔治已经被遣送至古森分营。乔治每个月可以接收两封邮件。集中营的信件检查员对两张明信片都做了记号。

    1940年7月4日封,林茨使用的图形机盖销章为希特勒青年团运动会作宣传。

    F4-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毛特豪森集中营和古森分营

    古森分营的条件十分恶劣,67,677名囚犯中有31,535人死亡。除了遭处决、毒打和劳累致死外,一些绝望的囚犯还以自杀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1941年11月15日,西班牙囚犯弗朗西斯科•伊斯库莱巴•莫兰扑向集中营带电铁丝网,触电而亡。集中营被解放后,在集中营的文件中发现了一份关于他自杀的打印报告和一张附在报告后面的素描。

    F4-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迫害奥地利犹太人

    德奥一合并,德国的反犹法案立即在奥地利生效。

    上图是一张未标日期的明信片是帝国国会选举一投票人的身份证明。选举的日期为1938年4月10日。身份证明通报了收信人投票点的位置,并提醒说犹太人没有选举权,违反者将面临严厉的惩罚。下图是一张日期为1942年4月29日的明信片,是邮寄给奥托•埃里希•以色列•魏明格的交税通知书。

    两张均为免费邮件。投票人身份证件背面的方形紫色手戳表明该收件人已经投票。

    F4-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地利犹太人出逃

    纳粹统治下的奥地利对犹太人而言是一个噩梦。在德国吞并奥地利不久,一个先前默默无闻的党卫军军官——阿道夫•艾希曼被任命掌管维也纳的中央移民局。艾希曼的职责就是通过使用暴力、恐怖、欺诈、勒索、和囚禁集中营威胁等手段把犹太人统统从奥地利驱逐出去,同时没收犹太人的全部钱财。由于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收留奥地利犹太人,因此犹太人很难获得那些必须的移民文件。1938年11月的"水晶之夜"迫害行动之后,艾希曼将没有离开奥地利的犹太人都拘禁到集中营,以进一步压迫他们离开奥地利。截至1939年秋二战爆发,已有126,445奥地利犹太人移民离开。

    在一封1939年3月28日寄往美国的水路邮件中,罗伯特•罗森菲尔德向自己在芝加哥的亲戚发出了绝望的求助呼喊。

    F4-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地利犹太人出逃

    纳粹当局以没收犹太人的资产作为犹太人移民的条件。想要移民的犹太人在获得出境签证之前,须持有官方批准件。

    一张1939年1月30日由维也纳第二十行政区财产办公室开据的完税证明,有效期为两个月。完税证明确认蕾切尔•卡拉博格可以离开奥地利。

    F4-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吞并苏台德

    在吞并了奥地利后,阿道夫•希特勒又把目光放到了捷克斯洛伐克的德语区苏台德。自希特勒在德国上台以来,苏台德的纳粹党就不断煽动反捷克政权的暴乱和起义。1938年9月15日,希特勒提出捷克必须立即将苏台德割让给德国的要求,并称如果这一要求被拒绝,德国将入侵捷克。捷克政府拒绝了希特勒的这一要求,但在匆忙召开的慕尼黑会议上,捷克斯洛伐克的同盟国——英国、法国屈服于希特勒。10月1日,德国军队开进捷克斯洛伐克,10月10日,德国完全占领捷克。波兰趁机占领和兼并了特斯臣地区。 /

    临时邮戳的发行供德占城镇使用。许多临时邮戳上都含有纳粹的标志和口号。这是一封1938年9月来自纽恩(Neuern)的信件,上面盖有双圆邮戳,圆圈里面有一个卍字符号。这张贴有6芬尼额外邮资的明信片是寄往布拉格(德国占领苏台德之后的一个外国目的地)的航空信件。明信片上的一紫色直线型的邮戳表明明信片的寄送日期是1938年10月26日。航空邮件的捷克语部分已经被用德语覆盖。由捷克信件检查员加盖的紫色章表明冲突还在继续。

    F4-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征服和分割捷克斯洛伐克

    1939年的3月14日至15日,借匈牙利吞并喀尔巴阡-乌克兰部分之时,阿道夫•希特勒完成了对捷克斯洛伐克的分割,占领了波西米亚—摩拉维亚和斯洛伐克,将二者变为了其附属国。附属国地位的波西米亚—摩拉维亚成了大德意志的一部分。

    这是一封1939年3月28日布拉迪斯拉发行的印刷品邮资封套,以供斯洛伐克使用的20海勒和30海勒临时加盖邮票为邮资而盖戳邮寄。一封1939年12日15日已被盖有三个混合邮资戳的风景明信片在内拉托维采被盖销:一枚前捷克斯洛伐克面值10海勒的单枚邮票,一枚被波西米亚—摩拉维亚临时加盖的面值20海勒的邮票,以及在边缘角落区域的4枚面值5海勒的正规保护国邮票。

    有临时加盖的或没有临时加盖的捷克斯洛伐克的邮票,直至1939年12月15日都仍然可有效地作为邮资在受保护国里使用。该明信片正是在最后一天使用的。

    F4-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不许可,退还寄件人!
    不得投入邮箱

    尽管斯洛伐克是德国的一个傀儡国,但仍被视为是异邦。邮政规定十分严格。寄往国外的信不可投入邮箱,必须交至邮政人员手里,这样的话就可以知道寄件人是谁。

    一封1940年6月17日从拉芬斯堡寄往布拉迪斯拉发的明信片在收集后被标注"Aus dem briefkasten"(来自邮箱)字样。由于违反了相关规定,维也纳的检查员有充足的理由拒收此明信片。明信片上面盖有"禁止,退回"的印戳,退回给了寄件人。

    F4-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捷克犹太人遭受迫害与出逃

    上图:该信于1941年9月1日在波西米亚-摩拉维亚的维什科夫挂号寄出,信封上两位犹太律师的名字被划掉,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接手犹太人事务所及电话号码的捷克律师的名字。下图:一封1940年1月19日从布拉格犹太社区寄往智利圣地亚哥犹太移民保护区的挂号航空件,被布拉格的外汇管理拆封并审查,又在百慕大受到英国检查员的审查,于2月28日投至巴尔的摩,3月1日寄达圣地亚哥。

    F4-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政治犯监狱和特莱西恩施塔特犹太隔都

    纳粹官员选择了距布拉格约50公里的泰瑞辛(德国特莱西恩施塔特)的波西米亚小镇作为关押纳粹政权反对者的监狱所在地。该地区同时也是一犹太隔都和中转中心。政治犯每月仅被允许寄出和接收一封信件或明信片,所以他们的信件难得一见。

    一封1940年5月20日寄给驻防在特莱西恩施塔特一名德国士兵的战地明信片,该明信片至少在纳粹建立犹太隔都之前一年寄出。反纳粹政治犯弗兰西斯卡•索伊科瓦在1943年6月17日给她在布拉格的妹妹伊利亚• 蒂维索瓦寄了一张统一明信片。

    F4-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