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3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对犹太人的迫害

    《冲锋队员》(Der Stürmer)是德国发行量很大的周报,是纳粹煽动反犹思想的重要媒介。该报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漫画家菲利普•鲁普雷希特在漫画中对犹太人丑陋和令人厌恶的相貌的描写——钩状的大鼻子、凸出的眼睛、大耳朵、浮肿的嘴唇、从不修理的胡子、长着长毛发的胳膊和双手、罗圈的双腿。周报特刊讲述关于犹太人耸人听闻的故事,如犹太人杀人祭祀行为、犹太人的犯罪行为、犹太人的世界阴谋、以及犹太人的性犯罪。编辑尤利乌斯•施特莱歇尔是纳粹政党最偏激的反犹主义者。他是1933年4月1日反犹暴动的重要组织者,也是《纽伦堡反犹法案》的重要起草人。在1938年的一篇题为"向世界敌人宣战"的文章中,施特莱歇尔号召彻底消灭犹太人。战后施特莱歇尔作为战犯被判处绞刑。

    清单下方的大号铅字是《冲锋队员》的标语:"犹太人是我们的不幸"。标语"犹太问题如果不解决,人类命运注定悲惨"的上面是这份报纸的标志。标志中被加上大卫星外框的是一张面目狰狞的犹太男子的漫画。

    1939年8月10日,《冲锋队员》月订阅费的邮政收据与发票粘贴在了一起。

    F3-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犹太人的迫害

    从1933年4月7日起,一系列反犹法律在纳粹德国开始实施,首先是将犹太人从公共部门中清除的法规的颁布及该项法规的实施。1935年9月15日,德国犹太人失去了公民权和大多数的政治权利。1935年11月14日,法令规定剥夺犹太人的选举权。

    这是一张1936年3月18日的明信片。该明信片宣布了1935年9月15日的德意志帝国国会选举并告知收件人投票点的位置。地址一侧的上方写有——"请注意背面"字样。背面的文字内容是:

    登记在选民登记表上或者持有本选举证者并不能证明他们拥有选举权。依据1935年11月14日帝国公民权法第一条第五款,犹太人被明确地剥夺了选举权。

    文字内容继续道,依据祖先、宗教习俗、或者婚姻为原则对犹太人进行了法律上的界定。文字内容还要求收到该选举证的犹太人立即将选举证归还当局,"无论是谁,没有选举权而投票者,将同时受到监禁和罚款的处罚,或这两项中一项的处罚。"

    机打邮资,3芬尼是印刷品的邮资费率。

    F3-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鼓吹种族纯正;诋毁犹太祖先

    1935年的Rassengesetze(《纽伦堡种族法》)体现的纳粹的种族论思想,对"雅利安人"进行了界定,认为,只有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属于雅利安种族的人才是"雅利安人"。纳粹党卫军精英部队的成员必须用文件证明他们的祖先在1850年德国解放犹太人之前就是雅利安人。为满足这项政策,德国人到教会记录和档案中查询以证明他们种族的纯正。

    1936年10月4日,族谱学者汉斯•斯托普勒在科隆收到该信,里面装有许多来自沃尔夫斯堡教区的文件和研究资料。

    沃尔夫斯堡是一座由纳粹建造起来的城市,与位于下萨克森州的历史悠久的城市法勒斯雷本(Fallersleben)毗连。沃尔夫斯堡也是大众汽车厂工人的居住区。盖销戳纪念的是出生在法勒斯雷本的奥古斯特•海因里希•霍夫曼•冯•法勒斯雷本(August Heinrich Hoffmann Von Fallersleben)。海因里希•霍夫曼•冯•法勒斯雷本在1841年为德国国歌——《德意志之歌》作词。国歌是这样开头的:"德国,德国,高于一切的德国"(Deutschland Deutschland über alles)。尽管国歌原文包含崇尚自由的内涵,但由于它传达的是纳粹必胜的信念而变得臭名昭著。

    2.67马克用于投递三份文件、研究费、货到付款费和邮资。

    F3-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犹太人的迫害;艾琳•哈兰德抵抗组织

    1937年11月8日,慕尼黑举办了一个主题为"不朽的犹太人"的流动反犹宣传展览。在展览、讲座、书籍和海报中,犹太人被描绘为道德堕落者,要么是贪婪积财的资本家,要么是共产党同谋者,不管是哪类,犹太人都被指责热衷于统治世界。

    艾琳•哈兰德是个德国基督徒,在奥地利的一个基地中组织开展反纳粹抵抗活动。

    1938年1月1日,在一张从捷克斯洛伐克的霍多宁寄往德国纽伦堡的明信片上,哈兰德组织宣传的海报盛赞了伟大的犹太诗人海因里希•海涅。海涅是纳粹展览的攻击对象。该宣传海报引用了俾斯麦和尼采赞扬海涅。

    这是一张私人订购的6芬尼兴登堡奖章头像明信片,该明信片是为反犹展览做广告,上面有1937年11月8日的慕尼黑盖销纪念手戳。

    F3-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犹太人的迫害

    从1939年1月1日起,德国犹太人在自己的名字中必须使用纳粹当局认可的名:"男子名中要有'以色列',女子名中要有'萨拉'。"

    1939年3月3日,在以购买50芬尼兴登堡奖章头像邮票的方式支付了费用之后,33岁的犹太妇女玛戈特•萨拉•约瑟夫在德国科隆获得她的用邮身份证。当她往国外邮寄信件或明信片时,该证件可以证明她邮件的合法性。法律规定她必须在小女儿的名字中也加上"萨拉"一名。

    F3-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对犹太人的迫害

    上图明信片的寄件人是尤利乌斯•以色列•赫斯;下图明信片的寄件人是玛丽•萨拉•维纳。这两张明信片都必须交给邮局人员查验。

    信息加回复明信片的外寄资费为15芬尼,是寄往瑞典水路信件的准确邮资。1941年3月14日在法兰克福市被盖销,在柏林遭查验。面值100芬尼加面值5芬尼的兴登堡奖章头像邮票是寄明信片应付的资费,其中包括15芬尼明信片资费,40芬尼航空费,以及50芬尼的特快专递费。该明信片1941年7月22日在维也纳被盖销,在法兰克福遭查验,1941年8月7日寄达纽约。

    F3-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

    为了帮助犹太人移民出境,1927年,一个名叫HICEM的组织成立。该组织名是三个犹太人移民机构首字母的合写——纽约的HIAS(犹太难民与移民救济会)、巴黎的ICA(犹太殖民协会)和柏林的Emigdirect(移民指导协会)。在纳粹取得德国政权之后,该组织的工作范围大为扩展,但到了1934年该移民组织被强制撤消。二战开始后,总部仍在法国的ICA已经登记为一英国慈善机构,然而,该机构不允许在英镑共同体之外运作。这一局面使得协助需要得到帮助犹太人的任务落到了在美国的HIAS及其欧洲分支机构的肩上。由于HIAS不受外汇管理条例的限制,使得它得以协助9万名犹太人逃脱了大屠杀的厄运。在波兰,所有的犹太移民援助组织和救济组织在1920年就联合起来,统一归犹太移民总会(JEAS)的协调和指导。

    1937年8月30日,波兰华沙的犹太移民总会(JEAS)将该信寄往在美国华盛顿的犹太难民与移民救济会(HIAS)。HIAS经常将信件寄到其在第三国的办事处转寄,以逃避敌对政府的监视。橘色券是该做法的一物证。

    F3-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

    在纳粹政权早期,许多富裕的德国犹太人就已经移民离开了德国。1939年8月,在德国和苏联签署《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之后,贫困的犹太人获得一条往东逃离的路线。那些不想成为苏联公民的犹太人穿越西伯利亚到达中国。上海,这座远东最具活力的国际都市,开始成为德国犹太人在海外寻求庇护的天堂,因为那里不需要入境签证,还可以定居。

    1936年8月,法兰克福的哥尼斯贝格夫妇告知其亲戚,他们已收拾好行装,很快将乘船前往纽约。

    由兴登堡号飞艇投寄的邮件,15芬尼的明信片邮资加50芬尼的航空附加费。

    东普鲁士瓦腾 堡一德国犹太 人家庭寄给其 逃到上海的朋 友及其家人的 明片,日期为 1939年10月 2日。

    哥尼斯堡信件检查员的手戳。 该手戳只在1939年9月6日到11月中旬使用过,与德国占领和征服波兰的时间一致。

    F3-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迫害犹太人的"水晶之夜"暴行

    1938年11月9日-10日的那个夜晚,德国和奥地利爆发了针对犹太人的暴行和恐怖活动,史称"水晶之夜"。该事件发生在赫歇尔•格林斯潘——一名17岁波兰犹太青年刺杀了德国驻巴黎使馆的外交官恩斯特•沃姆•赖特之后。在这一由纳粹当局精心策划民众狂暴中,犹太会堂被破坏和烧毁,犹太商店的玻璃橱窗被砸遭洗劫,住宅遭抢劫和掠夺。尽管纳粹当局把这次暴行说成是一次自发性的报复,但事实上它是五年来一系列针对犹太人的法律歧视和暴力活动的高潮。早在1938年7月,主要的集中营——达豪集中营、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萨克森豪森集中营都已经做好关押大规模犹太人的准备。依据事先准备好名单,尤其是针对有影响力、富裕的犹太人名单,大约有30,000犹太人遭逮捕和被送往集中营。

    这是一张于1938年11月18日寄自达豪集中营的统一明信片,是遭"预防性拘留的犹太人哥特夫•斯瓦德"给其妻写的第一封信件,信中告知了他的命运。在写下了必须写的"我很好,希望能够告诉我你也很好"的字句之后,他提醒妻子要"特别注意明信片上印的有关规定"。

    F3-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大规模逮捕和监禁犹太人

    "水晶之夜"事件之后,纳粹大大肆逮捕犹太人,抛出了清除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的计划。在第一阶段,犹太人或者是被驱逐出境或者是被监禁在集中营。在这样的条件下,众多犹太人不是因强制劳动而死就是因饥饿而死。稍后,幸存者或居住在纳粹占领国的犹太人被遣送至犹太隔都和东部的死亡营。

    囚犯路德维格•以色列•奥东瓦的短编号数字表明,当他给他自己非犹太裔妻子写这封信时,已经被关押了好些年。他可能是在"水晶之夜"之后的大规模逮捕过程中被捕入狱的。

    1941年8月22日,魏玛的机盖盖销戳对即将在附近莱比锡城举行的秋季商品展览会进行了宣传。

    F3-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

    在"水晶之夜"大规模逮捕行动的余波中,成千上万犹太人在海外寻求避难之地。对于犹太复国主义者而言,犹太圣地是首选目的地,但是对巴勒斯坦进行托管的英国政府却对移民人数进行限制。应瑞士政府的要求,德国在犹太人旅行证件的首页盖上红色的"J"字母。

    这个名叫麦克斯•斯杜博的孩子需要这张颁发于1938年12月9日的旅行证件。在第二天交付了出境税后,他和他的父亲移民到了巴勒斯坦。1939年1月19日他们到达瑞士的巴塞尔,在那他们还要支付额外的签证手续费。2月14日,英国领事馆向他们发放了可以前往巴勒斯坦的签证。2月22日,他们出发离开并于当天抵达意大利。2月27日,巴勒斯坦政府授予他们永久签证。3月3日,他们通过海关检查。

    F3-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犹太人逃离纳粹德国
    "苦难的航程"

    1939年5月13日,从汉堡驶往美国的豪华巨轮"圣路易斯号"载着937名犹太人离开德国,躲避纳粹主义。其中930人持有古巴的登陆许可,734人有美国的入境配额——但是得在三年后才被允许进入美国。在去古巴的途中,他们的登陆证件被吊销。当这艘巨轮停靠在古巴哈瓦那码头时,只有22人被允许下船登陆。6月2日,古巴政府命令"圣路易斯号"离开古巴水域。虽然美国犹太人为这些避难者提供充足的财务保证,美国还是拒绝了他们的庇护申请。6月12日和13日,英国、法国、比利时和荷兰答应接受这些避难者。在不到一年时间里,那些在欧洲大陆找到避难地的犹太人几乎又全部落入德国统治的魔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在大屠杀中被杀害。英国接收了287名避难者,却把这些犹太人当做"外来的敌人"进行监禁。不过,这批犹太人在大战中幸存了下来。没有别的国家愿意为德国犹太人提供庇护的事实表明纳粹政权在宣传上的巨大胜利。

    这是一个日期为1939年7月20日的信封,里面含有罗曼•克伦佩勒写给萨缪尔•诺伊曼的两封信。罗曼•克伦佩勒是在哈瓦那被允许上岸的少数幸运犹太人之一,萨缪尔•诺伊曼是逃离德国却被英国拘禁在基奇纳集中营的犹太人之一。克伦佩勒在信中抱怨说:"我没有获得任何来自联合组织(指在纽约的美国犹太联合分配委员会,该委员会曾被委托负责这次"圣路易斯号"的航程)的帮助,因此我不得不与经济困境作斗争。"他的母亲写道:"当意识我的亲人不得不承受如此多不幸时,我只能不停地哭泣……只能遗憾地告诉之,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封闭,没有人能够进入。"

    F3-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

    在西班牙内战中,民族主义者、君主主义者、罗马天主教教士和法西斯军队联合推翻了选举出来的共和派政府,组建了由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领导的西班牙长枪党独裁政府。内战从1936年7月一直持续到1939年4月。内战成为纳粹军队进攻欧洲的一个试验场地和一次预演。

    这张1936年的宣传信笺上绘有西班牙旗、西班牙长枪党旗、纳粹德国旗、法西斯意大利旗、法西斯葡萄牙旗。宣传信笺里面是西班牙长枪党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将军和他的同盟者——意大利总理贝尼托•墨索里尼、葡萄牙总理安东尼奥•德•奥利维拉•萨拉扎、德国总理阿道夫•希特勒的照片。彩色的祝福语插页庆祝的是圣诞节假日、1492年航海家克里斯多弗•哥伦布的远航和1936年7月18日将军反抗西班牙共和国的斗争。信笺的背面是拥护卡洛斯者、君主主义者、民族主义者联盟的徽章。

    这是一张1936年12月23日从西班牙的庞特维德拉寄到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信笺。上面贴着一枚10分的西班牙共和国邮票和一枚10分的长枪党地方慈善印花税票。地方慈善印花税票在加利西亚省的科鲁尼亚发行,但是在西班牙北部民族主义者控制区内均可以作为邮票使用。信的封口被档案保管员用胶带加固。

    F3-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
    德国和意大利军队的邮件

    纳粹德国派遣了一支秃鹰军团的精锐部队抵达西班牙,协助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的政变。这支有14,000名士兵的军事力量由战斗机分队、轰炸机分队、侦察机分队、装甲车部队、防空部队和间谍组织构成。德国轰炸平民的恐怖活动,包括令人发指的对巴斯克地区格尔尼卡村的毁灭,都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二战的恐怖程度。在西班牙民族主义者取得胜利之前,德国卷入西班牙事务一直是秘密进行的。因此,秃鹰军团的邮件被掩盖得很好,让人很难察觉。法西斯意大利也派遣了一支大概有50,000名士兵的军队,即所谓的"科波志愿军",进入西班牙。墨索里尼政府对此引以为豪。西班牙为意大利军队设立一个名为"特殊邮政500"的邮政局。

    寄给秃鹰军团士兵的邮件得先寄往柏林的一个秘密地址,经审查后,通过外交邮袋送至西班牙。这封1937年3月24日发出的信件的收信人——威廉•冯•托玛是德国秃鹰军团地面力量的指挥官。"蜂农/雄蜂"的代码表示防空部队的炮台位置。1938年8月28日,一枚来自意大利军事基地的明信片从"特殊邮证500"寄往意大利。寄件人是意大利军队第八炮兵团的队长乔瓦尼•拉•曼提亚。

    F3-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
    共和派邮件

    这是一封1939年3月22日从法国圣吉列寄往共和派军队控制下的安达鲁西亚的航空挂号邮件,在3月28日马德里落入佛朗哥的民族主义者军队手中之后才寄达西班牙。1939年5月14日共和派战败后,它因"无法投递"被退回给了寄件人。该航空挂号邮件的背面是寄送和接收戳,以及国民军的审查章和爱国口号——"西班牙万岁"。

    F3-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西班牙内战,br>民族派信件

    佛朗哥将军的军事基地在摩洛哥,但是西班牙南部的加地斯从一开始就是产生亲民族派温情的温床。1936年9月29日,民族派军人集团授予佛朗哥"大元帅"头衔,确信他们胜利的结果会是长枪党军事独裁统治,而不是君主政权的复辟或者教士政权的建立。

    正面是国民军的审查标志,背面是长枪党募捐票,它契合了佛朗哥将军完全掌控国民军的日期。

    1938年6月20日,这枚2分的西班牙国家(民族派)邮票是支付寄往卡萨布兰卡印刷品的邮资。不过,此后,必须以摩洛哥欠资邮票的形式支付额外的邮资。

    F3-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