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2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1941年8月15日萨克森豪森一名囚犯的信件,油印信封的封面上提示:

    在所有寄给囚犯的信件中都必须始终包括以下内容:

    姓名
    出生日期
    囚犯及囚号

    只要这些细节中有一项缺失,信将退回寄信人。

    F2-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通信的规定得到严格地执行。大部分时间,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囚犯每月可以收到2封信或2张明信片。1941年期间减少到了每月一封,因为当时集中营党卫军的守卫正忙于处决大约15,000名红军战俘,1942年及以后又恢复到了2封。

    一封发给萨克森豪森集中营里一名捷克囚犯的信遭拒收并退还给了寄信人,信上的日期是1942年9月2日。原因是在该信寄达时他已经用完了每月的配额。一封发自维也纳的日期为1942年9月2日的信件遭集中营审查员打开检查,拒收后退回了寄信人。信封背面的标注指出:"没有遵守集中营规章。"

    F2-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尽管集中营囚犯和家人之间的通信被限制在每月一至两封,且纳粹审查员检查所有的来往信件,还是一些囚犯仍然冒着可能遭受严惩的风险试图躲过审查员传达秘密信息。

    F2-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耶和华见证会"

    宗教团体"耶和华见证会"(德语的字面含义是"圣经学生")的成员拒绝服兵役和向希特勒敬礼。大约有10,000名成员被囚禁在集中营里,死亡数约为1,200人。

    这个日期为1942年9月20日的明信片告知寄信人,威廉•贝克作为"耶和华见证会成员"和"狂热的圣经学生"其通信权被剥夺。

    F2-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德国的秘密战争:伯恩哈德行动

    1942年夏天,党卫军帝国保安总局第5分局(负责为特工人员提供伪造身份证的机构)执行了一项秘密计划——伪造英镑。大约140名精于金融、图像艺术、雕刻和印刷的犹太人被带到萨克森豪森的一座封闭的集中营里来实施"伯恩哈德行动"。伯恩哈德行动是以它的负责人党卫军军官弗里德里希•沃尔特•伯恩哈德•克吕格命名的。此人以前在德占波兰负责警察事务。在1943年,这个小组每个月生产价值100万的假英镑,面值有5、10、20和50英镑。在中立国的德国间谍使用质量高低不等的假钞用来贿赂被占领国家的通敌者。假钞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自由地流通,包括英国。

    F2-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施瓦兹海德分营

    尽管有数量巨大的犹太人被囚禁在集中营中,但寄往或由犹太囚犯寄出的信件却少之又少。管制限制十分严厉,留存下来的实例便自然很少。

    1944年夏天,有1,100名犹太人被从奥斯维辛转移到了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施瓦兹海德分营,成为那里一石油炼制厂的苦役劳工。

    1944年12月9日,本恩•维特波从布拉格给他在施瓦兹海德分营的父亲(以色列•约瑟•维特波)写信,悲伤地告知找不到保暖的衣服寄给他,问他集中营是否允许寄鞋子。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审查员撕下了邮票,查看邮票的后面是否有隐藏的信息。这封信曾被化学药水浸泡过以查找隐形的墨迹。

    F2-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位于魏玛外10公里的艾特堡山区,1937年5月建成启用。高峰时期,集中营曾关押8万名囚犯。一非法的抵抗组织——国际集中营委员会(ILK)从1943年起在囚犯中招募成员。1945年4月11日,国际集中营委员会发动了武装起义,逮捕了在盟军开始向德国境内推进时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党卫军人员。布痕瓦尔德集中营是唯一的由囚犯自己解放的集中营。

    反纳粹抵抗运动的领导人赫尔曼•约翰于1938年5月20日给妻子海德维格发出了这封信。他挺过了7年的牢狱之灾。1945年集中营被解放后他成为了埃尔福特市长,但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的牢狱生活损害了他的健康。他于1946年病故,年仅51岁。

    包裹放行单,上面盖有蓝色线条的布痕瓦尔德火葬场的回执标记,还有纳粹党卫队管理当局的红色圆形标记。该包裹放行单伴随装运骨灰至维也纳的犹太人墓地。记录在案的火葬场标记仅为3种。

    贴在正面和背面的官方邮票是1942年5月29日邮寄的3公斤重包裹的邮资。

    F2-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一封于1945年1月20日寄出的信,使用的是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由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一个名叫斯特杰潘•萨拉伊的囚犯写给其在南斯拉夫农场里的妻子。途径德国,此信在维也纳被打开审查。信寄达后,审查员就撕下邮票检查是否有秘密信息,并喷洒化学药水检查隐形墨水。

    这是一张1945年1月27日由荷兰德拉赫滕寄给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囚犯G.J.伯劳的国际汇票,面值30帝国马克。1945年3月28日到达魏玛,但很可能没有寄达集中营。因为当时,由于同盟国军队的推进,局势十分混乱。

    F2-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

    拉文斯布吕克位于柏林北部65公里处,紧邻符腾堡。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是德国唯一为妇女设立的大型集中营,以替代萨克森州的利希滕堡集中营,后者于1934年启用并在1938年成为妇女集中营。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于1939年5月15日开始启用,1945年4月29日被苏联红军解放。

    这张1942年6月18日邮寄出的普通明信片上印有文字信息,提醒收件人,寄件人是一位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囚犯。除了重复1940年5月28日的关于囚犯和家人之间严格的通信规定外,信封上有一枚附加的手戳告诫收件人必须严格遵守这些规定。

    F2-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

    这是一封艾弗米尔•斯特法尼辛从波兰新桑德兹寄给其在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女儿亚修的信(收信人写为约翰妮),信是用打字机打出来的,日期为1943年10月23日,信末是其姐姐斯塔希娅用钢笔书写的问候。这封用蹩脚德语写的信提供了一些亲戚朋友的信息,以及家人遭受的苦难和悲哀。信中问道:"你身体好吗?你妈妈一直很担心你。"按照处理寄达信件的一贯做法,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审查员撕去了邮票以查看邮票后面可能隐藏的信息。

    F2-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性奴
    拉文斯布吕克和布痕瓦尔德集中营

    1943年夏,SS(纳粹党卫军)首领海因里希•希姆莱下令在每个男子集中营中建立"特殊建筑"(妓院),以此来腐蚀政治犯以及供党卫军卫兵和集中营官员"娱乐"。每个人可以从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获得18—24名女性囚犯。这些女性囚犯被允诺在做完6个月的性奴后予以释放。

    这是1944年11月9日拉文斯布吕克妇女集中营的管理部门寄给在布痕瓦尔德男子集中营的女囚万达•卡斯米科斯卡(Wanda Kasmikowska)的一张包裹单。它是唯一一封记录性奴的邮件。

    官方邮件,免邮资,不予投递(无解释性批注)。

    F2-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和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
    寄往集中营的邮件

    亨尼克•格拉波斯基被关押在达豪集中营,他的妻子约瑟法和女儿海伦娜则是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囚犯。这些是1944年丈夫写给妻子以及父亲写给女儿的信件。信件曾受到两集中营的信件检查员的检查并做了记号。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的信件检查员撕去邮票,以查找可能隐藏在邮票底下的信息。

    集中营囚犯
    之间通信是
    最不同寻常
    和非常罕见
    的。

    F2-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弗洛森堡集中营

    弗洛森堡位于联邦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南部,靠近捷克的边界。该集中营于1938年5月3日启用,1945年4月23日被美军解放。

    1944年3月11日寄出的统一信封的指示栏以手戳警告"UNGÜLTIG"(无效),表明条例已经改变,但是没有明确说明如何改变。下图是一张1943年9月1日从波兰寄来、写有三种语言的运货单和一个装有两条长面包和一公斤奶酪的包裹。该包裹是寄给在弗洛森堡集中营的一名囚犯。

    F2-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诺伊加默集中营;杜吕特劳动营

    诺伊加默集中营于1938年12月13日启用,是靠近汉堡的一个大型集中营,开始是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的一个分营,于1940年6月4日成为一独立集中营。该集中营于1945年4月29日被英国军队解放。位于不伦瑞克附近的杜吕特劳动营受诺伊加默集中营指挥官的管理,为赫尔曼•戈林帝国元帅(Reichswerke Hermann Göring)兵工厂提供劳动力。

    注意:这张写于1943年2月5日的统一信封的寄件人后来成为弗洛森堡集中营的囚犯(见前页)。这张1944年7月13日的运货单和一个包裹被送到了杜吕特的一名纳粹党卫军手中。

    F2-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莫林根青年集中营

    1939年至1940年,为了对那些偏离了国家官方种族主义理论的任性青年进行"再教育",纳粹建立了三座集中营——其中莫林根和里兹曼斯塔特集中营关押的是男青年,乌克马科集中营关押的是女青年。这些所谓"摇摆青年"遭监禁的一个罪名是他们喜爱被纳粹党人贬低为"黑鬼爵士乐"的爵士乐。莫林根集中营规模很小,只能容纳400名囚犯。于1933年4月启用的莫林根集中营原本是正规的男子集中营,但它在1933年9月变为第一座女子集中营。1940年8月在莫林根集中营被重新指定为青少年集中营后,第一批青年抵达这里。

    很少有来自莫林根集中营的囚犯信件被发现,也没有记录在册来自其它青年集中营的信件。这是1942年8月26日一个年轻男子写给其家人的一封信件。一个盖在信件背面的紫色手戳表明收件人曾给被收容者寄过钱。

    F2-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强制绝育和安乐死
    大屠杀的预演

    纳粹党人企图在"净化"政策的指导下,通过大屠杀造就一个"优等民族"。残疾人成为纳粹这一政策的第一批牺牲品。1933年7月14日,政府颁布《预防遗传性疾病法》。该法律要求对残疾人进行绝育,抑郁症患者、智障者、脑瘫者、肌肉萎缩症患者、癌症病人、行动障碍者、聋人、盲人,甚至所谓的"学习迟缓者"都被包括在残疾人范围之内。根据这项计划,400,000多人通过手术移除生殖器官(有时在没有麻醉的状态下)或者对生殖部位进行放射疗法(这通常导致严重烧伤)被强制绝育。1939年9月,阿道夫•希特勒签署一项秘密的法令,批准医生对残疾病人强行实施安乐死。1939年冬,纳粹在勃兰登堡建造第一座毒气室。1940年1月,为验证毒气的功效,精神病患者曾在此被处死。将毒气室伪装成浴室的计划也是源于该项计划。这些成为实行大屠杀、灭绝欧洲犹太人的手法。

    F2-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