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VIOUS VIEWING FRAME 1   NEXT »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纳粹之祸

  • 大屠杀与欧洲浩劫的邮政证据

    由纳粹官员、纳粹盟友、纳粹合作者,尤其是遇难者和反纳粹人士寄出的邮件以及附带材料记录了1933年1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国获取政权之后降临欧洲的灾难。

    以下展示品揭示了纳粹暴政和侵略的每一个阶段,特别揭示了欧洲犹太人所遭受的迫害和大规模屠杀。

    自盖世太保 (即秘密警察) 实施逮捕行动后,亲人失踪并被投入集中营成了纳粹统治下的持久恐怖。

    遭遇噩运的通知书经邮件寄达,通常不加任何解释。维也纳的保罗•奥博莱特纳 (Paul Oberleitner) 向居住在因斯布鲁克的汉斯•奥博莱特纳 (Hans Oberleitner) 寄出了一封挂号信,发信者的收据显示这封信是1941年9月3日寄出的。但是该信并没有寄达他在因斯布鲁克的亲戚手中,而是转送到他被捕后的关押地——柏林附近的奥兰尼恩堡 (Oranienburg)。

    一位担任看守的纳粹党卫军军士长于9月16日签署了回执,上面还有审查官员加盖的注有萨克森豪森集中营字样的卐字圆形图章。

    F1-P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1933年1月30日,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国掌权

    1933年1月30日,德国总统保罗•冯•兴登堡任命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纳粹党)的领袖阿道夫•希特勒为德国总理。希特勒立即宣誓就职,四小时后召开内阁会议。欧洲的噩梦开始了。 那天晚上,纳粹分子通过脚穿长筒靴身穿褐色衬衫的冲锋队火炬游行来庆祝他们的胜利。该明信片显示了他们列队通过柏林的勃兰登堡门时的情景。 一年后,德国通过发行6芬尼的明信片来庆祝纳粹掌权。明信片上有希特勒和兴登堡的印记,左边是火炬游行。这里展出的明信片盖销于1934年1月29日,即发行的首日。

    展览的顺序

    在以下内容中,当时的信件和相关的资料将揭露希特勒政权对其政敌的无情镇压;一个巨大强制劳动营和集中营系统的建立;对犹太人的迫害;对欧洲的其他国家的兼并、军事征服和胁迫。 每次成功征服以后,纳粹政权就在被征服国家复制他们的基本制度和模式,并逐步升级对犹太人的迫害。 首先把犹太人囚禁在拥挤封闭的隔都里,然后把他们运往死亡集中营。 每一阶段的灾难都有相关的信函、明信片和档案的证明。 在一组反映大屠杀的明信片和信函之后是数页寄往秘密地址的信件,然后是出自反纳粹抵抗战士的信函。 本展览以盟军战胜轴心国和大屠杀的战后影响而结束。

    F1-P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盖世太保:国家秘密警察

    1933年4月,盖世太保从普通警察系统中分离出来,专门担负控制那些特定的"国家敌人"的任务。

    传统警察正式使用的是两种邮票:一种是供所有政府机构使用的官方邮票,另外一种是带有政治人物首字母的普通邮票。邮资对盖世太保来说是免费的。

    上面的一封是1937年2月17日由位于杜塞尔多夫的警察总部发给盖世太保的大号信件,混合使用了一张官方邮票和两张普通邮票,信重250克,24芬尼另加30芬尼的挂号费,共计54芬尼。

    下面的是1938年7月8日盖世太保使用的免邮资信封。

    F1-P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1936年,纳粹党卫军执掌一切国家权力

    从希特勒独裁统治开始之日起,盖世太保就有权对任何人实行"保护性拘留",以阻止"不希望出现"的政治活动,可以监督嫌疑人的活动以及窃听他们的谈话而无需向法院和政府当局报告。但是普通警察还是要保持他们传统的角色,受到法律和法院的节制。

    纳粹党卫军首领和帝国首脑海因里希•希姆莱在1934年已经控制了盖世太保和所有的集中营。

    1936年6月,海因里希•希姆莱出任德国警察总监,确保所有国家权力为纳粹国家机器和政治需要所用。

    这里展出的信件是传唤到法院受审的传票

    信件上有三枚印有兴登堡奖章图案的邮票再加上一枚纳粹卐字官方邮票,共计46芬尼(40芬尼是文件的法律服务费,6芬尼是邮资)

    F1-P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纳粹党党籍

    随着希特勒掌权,成千上万的的德国人加入了纳粹党,常常是为了获取工作或者保证自己得到优待。党员数量的猛增反过来增强了纳粹对政府的控制。

    卡尔•罗姆基在1933年5月1日加入纳粹党。下面是他的第二张党证,于1936年在慕尼黑签发,上面记录着至1943年1月他参与纳粹党的各种活动。

    左边是1.5 和2马克每月应缴党费的盖销印花票,右面是30芬尼的邮票,作为剩余估价(大概为自愿捐赠)的收据。此页展示了1936年所交的党费。

    F1-P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反纳粹抵抗组织:共产党

    共产党员是首当其冲的纳粹受害者,他们遭到无情地打击。躲过最早逮捕风潮的共产党员旋即建立了"非法"地下组织来对希特勒进行政治斗争。在流亡苏联的德国共产党员的管理之下,一个有效的情报系统使得每一个当地的共产党小组与领导层保持联系。德国境外的共产党从党员中募集资金来支付国内同志的费用,特别是情报员的开支。

    下面是一张1935年的美国共产党员的党证,里面有还未使用的党费印花票和团结度评估印花票。

    党员每月上交党费来支持德国共产党的反纳粹"非法"活动,党费缴纳凭证是红色两分值的印花票。

    F1-P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奥兰宁堡集中营和哈默斯坦集中营(1933-1934)

    1933年3月纳粹党刚上台掌权,纳粹党冲锋队便开始大肆抓捕其政敌。他们把约50,000 名政敌和受害者囚禁在了70座集中营里。这些临时建立的小集中营就成为所谓的"野外集中营"。其中,一座位于奥兰宁堡的老酒坊被改造成了集中营,里面囚禁了大约1,000名柏林市及周边地区的共产党人和犹太人,他们被迫服苦役。在1年时间里,大部分囚犯获得释放。一座位于西普鲁士哈默斯坦的废弃军事训练营仅存在至1934年夏天,1939年二战爆发后,它又成了一个战俘营。

    奥兰宁堡释放文件显示阿尔弗雷德•沃什从1933年7月7日至9月30日被囚禁于此。

    这个带有哈默斯坦集中营长官手迹的邮信是在1934年5月18日寄出的,此信是"野外集中营"时期仅存的邮件

    寄出城的单封信资费为12芬尼,通过贴2枚官方邮票方式支付。

    F1-P7-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1933年建立的达豪集中营

    达豪集中营位于巴伐利亚,距慕尼黑15公里,是纳粹设立的第一座大型集中营。它建在一座废弃的"一战"期间德国军工厂的所在地。海因里希•希姆莱在1933年3月20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宣告了它的建立。刚开始,达豪集中营能容纳4,000名囚犯,到了1944年9月,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大约10,000人。它是第三帝国12年期间唯一一直存在的集中营,1945年4月29日被美军解放。

    1933年5月5日,约瑟夫•哈弗给他的家人写了这张明信片。他从1929起就是一名纳粹分子,当时他是集中营的一名守卫。信是他上岗第三天值班中午休息期间写的。他发现他在集中营的生活很舒适。明信片一侧的图案是集中营南面阿姆坡河谷的风景,维尔姆运河从集中营的西面穿过。下图是一份官方文件,证明哈弗在1933年5月3日至9月16日期间作为一名守卫忠于职守。

    F1-P8-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集中营

    这是1933年9月6日奥托•马克斯写给他妻子的普通明信片。它是最早供集中营囚犯使用的信笺格式,上面盖有最早的集中营审查标记

    红色的印刷体内容如下:

    达豪集中营
    集中营规章摘录

    囚犯每个月可以收到不超过10磅重的包裹(食物、香烟等物品除外),以及一封信和一张明信片。违反禁令者将不会再收到任何信件、明信片和包裹。口头传话亦不允许。

    集中营长官

    F1-P9-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集中营

    在前面明信片发出后,印制的规章到了1937年12月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修正版的文本如下:

    达豪集中营

    每个囚犯在通信时务必遵守以下规定:

    1. 每个囚犯与亲属之间一星期只可以收和寄一封信或一张明信片。写给囚犯的信必须写的可辨认识别,每页不能超过15行,必须使用标准的信笺,信封不得褶皱。一只封信只可以夹寄5张12芬尼面值的邮票。除此以外,一切都是禁止的,并且将被没收。明信片只可写10行字。
    2. 可以寄钱。
    3. 可以寄报纸,但必须通过达豪邮政当局订阅。
    4. 不可寄包裹,因为囚犯可以在集中营买到任何东西。

    所有不符合上述规定的信件都将退回寄信人。如果寄信人不详,信件将被销毁。

    集中营长官

    该明信片上写有卡尔•梅耶给其家人的圣诞节祝福。手戳对收件人的警告说:"请求集中营管理机构释放囚犯是徒劳的。"规章不断变化,涉及增加或减少允许通信的频率,可接受包裹的物品,寄钱的方式等等。但是总是强调必须严格遵守规章,无任何例外。

    F1-P10-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集中营

    海伦娜•泰沙斯卡给在达豪集中营的丈夫塔道施写的明信片,日期是1944年11月30日。塔蒂斯•泰沙斯卡给妻子的回信在第二天即1944年12月1日被盖销。寄给集中营囚犯的信保存下来的很少。双向的家庭通信保存下来的则更是少见

    F1-P11-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集中营

    尽管达豪集中营的囚禁生活是令人颓丧的,但被关押的囚犯通常尽其所能为自己心爱人的生活增添色彩,增强他们活到纳粹最终灭亡那一天的决心。乔纳森•高乐在1941年4月设计出了一张彩色的复活节画,寄给自己的妻子和家人。

    F1-P12-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党卫军控制下的达豪集中营

    1933年6月,党卫军头目西奥多•艾凯成为达豪集中营的指挥官。到了1934年,党卫军的护卫队(最早是希特勒的卫队)控制了盖世太保和所有集中营,艾凯被委任负责集中营的一切事务。 在1934年6月30日和7月1日之间的那个夜晚,即历史上的"长刀之夜",党卫军通过大规模的暗杀清洗了冲锋队。艾凯亲自在他的慕尼黑监狱里处决了冲锋队头目罗姆。被提升为党卫军领导成员后,艾凯加强集权式管理,引进拷打和酷刑作为控制的手段,并为整个集中营系统制定规则。从那时起直至纳粹德国灭亡,所有集中营的守卫都是受过训练的党卫军人员。 其总部设在达豪集中营,直到1938年10月才迁往奥兰宁堡的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上图:由达豪集中营指挥官办公室寄给前英格施塔特囚犯迈尔•索罗斯信的信封,日期是1935年2月18日。下图:迈尔•索罗斯在被释放前寄给妻子的明信片,日期是1934年10月3日。

    F1-P13-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达豪集中营
    民众对纳粹当局的支持

    这是1942年2月22日从达豪市长办公室发往达豪集中营党卫军管理机构的信封封面,。上面列出了当地的一些旅游景点:城堡、博物馆、艺术社区、如画的山区景色和按摩疗养院。从慕尼黑乘公交或火车只需30分钟。地方领导人协助集中营官员确保得到所需的物资和服务来保障集中营的运转。尽管有如此密切的工作联系,当1945年4月29日美国第7集团军解放达豪集中营时,集团军士兵曾强迫当地德国文职人员观看发生在集中营中暴行,可是文职人员却矢口否认对这些暴行有任何了解。

    本地一封信的邮资为8芬尼。

    F1-P14-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堡集中营

    小型萨克森堡集中营使用时间为1933年5月到1937年9月。

    萨克森堡集中营是第一座生产囚犯通信专用明信片的集中营,始于1935年。下面这枚明信片盖销的日期为1935年6月11日。

    F1-P15-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 萨克森豪森集中营

    萨克森豪森是一座大型集中营,最终的容量超过50,000人。它位于柏林近郊的奥兰宁堡,1936年7月启用。1938年7月,整个集中营的总部机关从达豪集中营迁到了这里。

    这张日期为1937年7月9日的普通明信片的信息栏显示审查标记,这是萨克森豪森集中营最早使用的审查标记。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帆船图案的盖销章将奥兰宁堡粉饰为不与纳粹为伍的德国人的避暑胜地。下图:一张日期为1944年8月26日的官方邮包通行单,是由位于奥兰宁堡的党卫军司令部发往浮生堡集中营的。

    F1-P16-CH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 The Spungen Holocaust Postal Collection - 纳粹之祸